1. 首页
  2. 项目列表
  3. 我是修女,请您帮我给父母送个礼物……
已结束
已筹/Donations Received:¥20,200.88元
支出/Expenditures :¥0.00元
捐款人次/Person/Times of Donations :344
项目起始/Starting Date:May.10,2018年05月10日
转发分享 让爱延续 Relay & Share the Love
我要捐款 I want to donate

“这么冷的天,飘着雪花;这么好的姑娘没有家”。

我叫雪花,父母给取的名字,非常好听我也喜欢。前面的这句话是我上学的时候一位同学给我开玩笑说的。她的话应验了,我的确没有自己的家,因为我被天主所拣选来到了教会这个大家庭——修会,我做了修女。

我出生于1977年,1997年离家修道。20年父母养大一个孩子,20岁该为父母分忧解难的时候,却被天主选中了,但父母没有吝啬,他们欣然地交给了天主。又是一个20年,也就是2017年8月6日晚上11时,我忽然接到哥哥的电话,“雪花,咱娘病了”,“需要我回去吗?”,“你回来吧!”,“好,我回去。”虽然只是短短的两句对话,但是我的心都要碎了,我没敢询问详情,生怕听到母亲离世的消息。当时母亲情况确实危险一直昏迷不醒,所以哥哥才给我打了电话,于是我星夜起程。

 

2017年8月7日,母亲入重症监护室

待我第二天到家之后母亲仍在重症监护室。夜间我坐在重症监护室的门廊外思绪万千,想了好多事情,问了自己很多问题。我问自己,在父母花甲之年时我能为父母做点什么?在父母生病就医时我又为父母做过什么?细想深感惭愧啊!没有在父母膝前尽孝,没有为父母添过衣衫。这源于我特殊身份(修女)的缘故,使得有些事无法做到。如父母生病住院,看到哥哥、姐姐急匆匆去缴费,生怕缴费慢了生命就会被夺走的时候,我却只能袖手旁观,不是我不顾及父母的性命,只因囊中羞涩。

我以前在老人院工作,为了让那些孤寡老人住的暖,吃的饱,不生病,坚持不懈的向人四处求援,只为让那些孤寡老人有个快乐幸福的晚年。为此,我最好的闺蜜说我“你照顾别人的父母,却不照顾自己的父母”,当时我还高谈阔论的给她讲道理。她听我讲的似乎有理,便没有说什么了。我把父母交给了天主,为父母祈祷是我要做的,并且我也会邀请我所认识的人为父母祈祷。

孝敬你的父亲和母亲──这是附有恩许的第一条诫命(弗6:2)

每年5月的第二个星期天是母亲节,每年6月的第三个星期天是父亲节。在父母的节日里人们会歌颂赞美父母的伟大,父母的艰辛,会为父母准备礼物捧上鲜花送给父母,表达对父母的感恩之情,回报父母的养育之恩。父母的节日马上就要到了,我也想给父母送个礼,这个礼物就是——医药费。

您是否感到这个礼物非常奇怪?其实不然,医药费对我父母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我要送他们最需要的礼物,如果没有药物的维持,他们的生命就不会延续到今天。父亲十几年前就患了脑梗,幸好抢救及时没有留下严重的后遗症,从此便与药物相伴,在这些年里还多次住院治疗。父亲还有严重的胃病,本来就不魁梧的身躯被病魔折磨的更显瘦小。

母亲的心脏病也有20年了,刚患病的时候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从村里药铺拿了些药就那么吃着,后来病情越发严重,2010年的时候那次犯病就险些丧命,把孩子们都给吓坏了。待病情好转后问明原因,是因为母亲觉得这些药都太贵了,她偷偷减了药量,有时候药过期了她还吃,舍不得扔掉。这病越来越严重,去年犯病更严重,险些我就见不到我亲爱的母亲了。“你妈能醒过来也真是个奇迹”,这是后来医生告诉我的。

家里有两个“药王”长期用药,还有每年几次的复查,对于一个农村家庭来说真是一个不小的数目。您现在能理解我为什么想给父母送的礼物是医药费了吗?因为有了它可以延续父母的生命。

当一个孩子回到家能喊一声“娘,我回来了!爹,我回来了!”是多么的幸福。就算是能看到一个病歪歪的父亲、母亲,也是满满的幸福感。特别是对于我们这些修道人来说父母就是亲情的全部,没有了父母就没有了家。

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

我是修女,度的是团体生活,正如圣经上所说:“凡各人所有的,没有人说是自己的,都归公用”。(宗4:32)

弟兄姊妹们我没有属于自己的钱财,没有办法亲自为父母送上这份礼物,请您帮我给父母送上这份礼物好吗?请您不要指责我“无理”的请求,我只想为父母做一点事情,尽一点孝心而已,请求您给予帮助,因为我不想让自己遗憾终生,也不想让父母遗憾而终。母亲在重症监护室的时候,每天下午都会有家属一小会儿探病的时间,医生询问母亲你想见谁?母亲说想见我,母亲放心不下我,她想念我,在母亲重病的时候最想见的人是我,想见我这个经常离她千里之外不能在榻前尽孝的女儿。最近的一次回家在家呆了不足24个小时就又匆忙回到了工作岗位。上午急匆匆地到我们县城的药店为母亲买了一些药,交代清楚用药剂量后背起行囊就走了。我亲爱的父母,你们要多保重,女儿回去了!

当我坐上车后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悲情——我哭了,我的眼泪不由自主的流满了面颊,车窗开着,窗外的风直吹我的脸,脸上的泪水飞溅在傍边的一位女士身上,她看了看我却没有着声。我的眼泪还是肆无忌惮的直流,我控制不住它。也许您会对一个修道人的“哭”有所评价,但是我们修道人思念亲人的心和你们都是一样的,没有父母哪有我们?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待。难道我们只能待父母去世后到他们的坟前哭上几声吗?甚至有些修道人在父母去世的时候根本无法赶回家乡。也许在异国他乡为父流泪,也许在贫困山区为母悲伤。趁着父母还在的时候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吧!他们如此艰辛的活着,就是为了多陪我们几年,还能再有一个20年吗?我不知道。父亲、母亲——您若安好,我便安心。今天我为自己的父母向您开口,请帮我给父母送个礼物好吗?谢谢你们,谢谢!

我想对您说
2019-02-25
我想对您说——致我亲爱的恩人我想对您说——谢谢。亲爱的恩人,您曾经帮助过一位修女的父母,如今我们想在这里表达我们最诚挚的谢意和最真挚的感激之情!“岁月无情催人老”,岁月无情,它带走了父母的年轻力壮和他

我想对您说

×

我想对您说

——致我亲爱的恩人          

我想对您说——谢谢。

亲爱的恩人,您曾经帮助过一位修女的父母,如今我们想在这里表达我们最诚挚的谢意和最真挚的感激之情!

“岁月无情催人老”,岁月无情,它带走了父母的年轻力壮和他们健康的身体。每次回到家看到父母头上的白发越来越多,脸上的皱纹越来越深,腰越来越弯,走路越来越慢,昔日威严无比的他们,现今却变的又小又老。父母老了,面对日益年迈的父母,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生怕有一天他们会离我们而去。父母在才是我们最大的幸福。

他们经历了岁月的蹂躏又要经历疾病的煎熬,农村对医疗健康知识本来就欠缺,加之家庭生活拮据小病舍不得看,到身体难受的撑不住了才去看病,导致小病成大疾。母亲得了一场重病,我怕失去母亲,情急之下我寻求了你们的帮助,你们义不容辞的帮助、祈祷、爱心捐款给了我们很大的力量,这就是爱的力量,让爱互通互传。

母亲的话:“谢谢你们!我敬爱的恩人们。我是个农民没有文化又不会说话(表达),我重病昏迷的时候感觉到有很多人为我祈祷,给我帮助,为我奉献爱心。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苏醒后把我“看”到的,“感觉”到的,给女儿(修女)说了说。女儿告诉我,真的有很多人为你祈祷、帮助、奉献爱心。后来我知道了,这些人就是你们,我敬爱的恩人们。自那以后我就会时常为你们献上祈祷。求天主帮助你们都好好的、都平平安安的……”。

真的是这样,当时我进重症监护室看望母亲,她的血压本来被控制的平稳下来了,但她给我表达这件事的时候由于心情激动血压急速增高一下子高到200多,医生马上禁止她说话,也把我从重症监护室赶了出来。日后我给母亲详说了一下,爱心捐款的事情,母亲很是感恩,常为恩人祈祷,她告诉我“我也不怎么会求,就会念经,我多念几份玫瑰经,求天主保佑恩人”。

由于你们的爱心奉献及虔诚祈祷,我父亲母亲的病情都有所好转,虽说现在他们不能间断用药,虽说他们还是伛偻的身躯,模糊的眼神,蹒跚的步伐,但现在生活能达到自理,每天还能做一点简单的饭菜。看着父母日渐好转真的很高兴,感谢你们伸出仁爱之手,用真情与真爱帮助了我们,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感谢你们!

最后,祝愿你们身体健康、工作顺利、全家幸福、万事如意、恩宠满溢!


在线捐款

爱心人士 20.00 06-02
王玛利亚 200.00 06-01
严玛利亚 200.00 06-01
爱心人士 100.00 05-31
李文茹 60.00 05-31
爱心人士 50.00 05-31
艾雪王友眉 50.00 05-31
周勤良 100.00 05-31
爱心人士 500.00 05-31
爱心人士 20.00 05-31

邮局银行现金捐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