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坚强的活着

时间:2010-06-18

    六月三日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在圣神引领下,我们进德公益继续着我们的工作。我和另外一位修女出去寻找一些心灵悲伤的人给予他们安抚,激发他们生活的信念。
    在途中,我们远远看到一个背着沉重包袱,手里拎着很多东西的中年妇女向我们走来。当她越走越近,我们看清她头发蓬乱、面颊很脏,似乎很长时间没有熟悉。她表情淡漠忧伤的样子不由我向她打招呼:“你需要帮助吗?这次地震你们家还好吗?”她什么也没回答就哭起来。路过的人偷偷告诉我们:她叫朵吉,38岁,家在结古镇,前面就是她的帐篷;她见人只是哭,就是不言语,没人敢和她谈话;她精神上有毛病……。稍明白情况之后,我走到她跟前扶起她说:“大姐,我帮你拿东西,我们真好路过,我今天闲着,我有劲……”。说了一大堆话,她似乎听懂了,把背上的包袱给了我,病指了指她家的方向。
    到了她家,我第一眼就看到一个蓝色的帐篷里面点着无数的酥油灯。我一切都明白了:按当地的习俗,家里死了人之后就会七七四十九天不梳不洗,而且为了不使亡者的灵魂不再受苦点上酥油灯。
    “大姐,我们是进德公益的志愿者,来自西安。我能为你做点什么吗?”我问道。她仍是擦眼泪,示意让我坐下。坐下后我继续没话找话:“大姐,你早上吃的什么?闻着真香。”“吃炒面,你们喝茶吗?”她终于说话了。我接过她的茶杯,看到她那脏兮兮的手。为了她那来之不易的热情,我勉强喝了几口。她看我喝了茶,话匣打开了:“我家死了四口人,地震使我家的房子没了,一切东西都完了。我的爸爸、妈妈……我丈夫,还有我六岁的孩子……。地震为什么让我活着?我现在有四个月的身孕,等孩子一出生就没有了爸爸,我可怜的孩子……,你说我活着有意义吗……?我和她们一起走多好……。”她已泣不成声了。我只是静静的倾听,一切安慰的话对她可能是无济于事。
    我拿出两包孕妇奶粉递给她。她看着我接了过去。 “谢谢你,谢谢……。”她的道谢语气中听出微微的笑意。我们谈了好多好多,我留意到她不再哭泣。大约三个小时才与她话别,并告诉她明天还会来看她。
    第二天,我们没有食言。这次见到她时,她表现的很热情,似乎也开心了许多,也很愿意回答我们的每一个问题。我们谈了许久,最后她说:“我为了唯一的宝贝(未出生的孩子)一定会坚强的活下去。”听了她这句话,我门放心的去继续寻找另外心灵受到创伤的的人。走在归途中,我大声唱了一句:“主啊,我感谢你”。


耐心劝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