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痛苦中,我们并不孤单

时间:2019-01-23     作者:利玛窦志愿者项目

2019年1月15日第九届利玛窦志愿者们从各服务地赶来参加他们的1月16-20日的1月再培训活动。半年是一个节点,不论是为服务还是青春之路。

16日一开始,马老师先带着大家回顾大家一起走过的半年时光、点醒志愿者们这次活动中要着重留意让自己有情绪的“事件、情感、行为......”,更是提醒大家“痛,尤其撕裂的痛,是成长中的破茧之力。”

7月开始的地方

之后一天的服务分享中,志愿者们的分享中有各种味道,而痛并成长着的痕迹尽显。晚间给志愿者们补讲的“情绪认知”课程更是有助于他们看清同一事件引发的不同情绪、主导情绪的习惯认知和沟通的必要性。

17-19日的3天归心静醒给了志愿者们足够的身心空间去结合自己的服务经历、他人的服务分享、情绪认知课程和老师辅导去默想、破茧、觉醒。

19日晚和20日上午是对大家半年服务和即将到来的春节的庆祝,之后,大家各自回到生活中去品味生活,经验生命。

这是他们的服务分享与觉醒到的:

“我要回边村!!!”

这是到刚到高邑服务地的嘉乐当时内心在呐喊的。她从最初的排斥,到只要专心卖力服务,再到现在的自在、融入,一言难尽,一生铭记。

早6点她的特教小孩们从宿舍赶来,一天的生活和课程中都是她的身影,课前的晨圈、数学课、手工课、绘画课、课外活动、午休、生活技能课,都是她的教授范围。

在这里她学会了很多——“叫他们干活儿,比自己干都累!但是他们(被特教的小孩)的存在是为了教会我们更认识生命,承认、接受生命的残缺。”“刚来的时候,我很多事都不会做,但是我都去试过了,不完美,但是我努力过了。”“在这里我学会了接受和诉说,并感恩于在这些不同的时刻是有人陪伴着的。”

“我想给她写首歌!”

召智给他陪伴了两天的小孩写了首个歌。遇到她是在去服务地报到之前,他闲来无事就先去了残婴院帮忙,之后他对那里的孩子念念不忘,他说也许他的使命在那里。

之后的他在服务地很好,也遇到很多善良的人和有爱的青年,但是他总是想起那些孩子,最后他去了大名残婴院。

他每天和他们吃喝玩闹都在一起。他知道TIANSHUO舌头爱胡闹,但对人很有热情;知道LINLIN爱哭不爱吃饭;知道TIANSHUN喜欢跟着“稍息、立正”的口令行动;知道XIAOHONG看着一脸机灵,但是对数字没有概念;TAIHUI眼睛不太好,但是歌唱得非常棒;MINGMING有一点自残倾向,但很会模仿别人......

而且他更看到,这些小孩其实不太喜欢有恩人来看望他们,因为他们感觉有无数的人想爱他们,但只是把他们当做怪物一样的存在!

在这里他对生命也有了新的认识——一个大小孩身困轮椅,吃饭很很很慢,平日的动作就是躺着,后来他不消化、胃出血,之后抢救、无果、回来静熬最后的生命......大小孩走后,那常年弯曲的腿是他们一起帮忙压直的,火化之后是他接的骨灰盒,墓地看到那么多定格在十几岁面容的照片,他突然感觉生命原来这般珍贵。

“她是谁呢?”

“瑶瑶!”

温婉的璐瑶和一群小班的小朋友打着交道,他们开始都对她充满了兴趣,很爱跟她玩,总喊她“瑶瑶”。她第一次跟他们上课,备课很久,但是上去讲了10分钟就败下阵来了.....

慢慢的她了解到,小朋友喜欢动手的活动,而且一开始手工操练也不那么燥了;排练亲子舞蹈,虽然有小孩不按套路出牌,但是表演当天有父母在,他们表演的很认真和出乎意料的好;最淘气的小朋友也是很聪明的,之前他每天上课必往外跑,后来天冷了,他只是在班里闹了,现在又爱上了厨房......

如今的瑶瑶改变了策略,开始树立威信,上课也是被其他老师夸奖说“越来越有样儿了”,来年分担的课时也会增加。

“我梦想练一手好字,成为一名钢琴家。”

在基金会服务的学军,刚来时有些空闲,遐想着自己可以练字、学钢琴,后来发现“生活不只诗和远方,还有眼前的苟且”。

这半年的他走过水灾前线被水冲为平底的泥泞路、看过残障夏令营中孩子们的心坚、参与过圣诞晚会的支援服务、体验过电影首映的现场氛围、投身过救助贫困卡车司机的项目......

从这么多经历中他开始明白到人的局限性,也在沟通中开始学习自我反思,更是为自己立了目标:耳不闻人之非,目不视人之短,口不言人之过。

“嘉威你来这一年,那就正式干吧!直接上手。”

刚到老人院服务的嘉威在起初有好奇、憧憬、干劲十足,被唤直接上手之后,开启正式模式不到一周,他的无所畏惧,垮了。

嘉威的分享语速很快像在说饶舌,但是他的文字又那么像散文。这正像是他服务的风格,他每天的服务是朝五晚六,三天一晚值班,在“志愿与本分”的挣扎中深陷着的他,又深爱着这里和这里的每一位老人。他把这里的每一个地方都与童话相连,把每一位老人的习惯都摸得很透。他说“说我陪伴着他们,不如说他们陪伴着我”。

而即使是童话,也有生死离别。不久前,一位老人永远离开了他们,他说“我没有去看他最后一眼,因为我没有准备好.....”

让人印象最深刻的是分享的最后,他说“我不太理解神,但是在这里我每天可以看到”。

“啥?分享完了?”

......之后他又从头补充分享了3遍。

有些害羞的振忠不善表达,但是他和一群成年的残障小孩们没有瑕疵的生活了半年。只是,在最开始,他被他们坑过。那之后他才明白,他们和正常人的脑回路不同,而对于新来的不知情的他,他们又会“聪明”的套路他......

振忠忧愁于每每教他们装袜子都做不来,但是他去过边村护理部之后,他开始很是感恩,起码和他一起的孩子们都可以自理。

“理想美好,现实残酷......”

奇奇服务的是边村护理部,他满怀期待、忐忑和希望把活儿干好的心情而来,每天一边进行着深度自我解析,一边照顾着熊孩子波波。

而波波在一开始就把他弄懵了!“波波一坐上那个椅子就开始脱裤子,我当时就懵了,之后满心急躁和不知所措。”时间久了才知道,波波那是想拉粑粑了,不会用语言表达,就直接用行动代替了语言。再之后,波波跪在椅子上,爬到窗台上,用自己口水抹窗台的行为奇奇也见怪不怪了。

“如果我像他们一样不识字、没有钱保证温饱、没有人沟通,我一定不会喜乐的!”

在社服中心服务的琪琪,卸书、打包、校对书稿、摄影、做爱心服务都是她的工作范畴。爱让她铭记的一次经验是去探望一个孤苦窘困的家庭时——“那次我们一起去探望一个窘困的家庭,他们都不识字、无法保全温饱、也没有人可以沟通交流,但是他们依然很喜乐地生活着。这让我着实惊讶!我很看重知识和思想的交流,如果我像他们这般,我一定无法喜乐地生活的。”

“我其实很想被分到男生家的,结果被分到了女生家!”

在边村护理部服务的芳芳每天都与难搞的女生们“斗智斗勇”着,她很羡慕男生家那边能闹的人很少。

芳芳一直吐槽着女生们的难搞,眼中和嘴角却闪着耀眼的光。“有一个整天摇头晃脑唱着歌,哭起来满是喜感;新来的红红可以自理,但是必须得有人告诉她‘该吃饭了’,她才开始吃饭;‘大魔王’一天能洗澡七八次,没有满足她的意愿,她会说吐就吐或脱衣服什么的.....”

对于每天白菜相伴的生活,让芳芳有些无奈,好在她会在“一个人的面条火锅”中找到安慰;至于大多的小孩都身躺轮椅之上,时间长了,让芳芳感觉没有生命力。好在每半个月会回来一些可以行走的小孩们,减弱了这丝沉闷。

“为什么?”

逻辑清晰、原则明确的凤美很希望把自己从教育中得到的好影响分享、传递给她的学生们。起初的她,也确实做到了,她享受着作为一位师者的幸福。但是,她的成长不止于此。

一切发生了变动,她还停在“为什么?”的时刻,之后的一变再变一点点淹没了她,她从“混乱但理智还算平静”到“更深的无措、混乱”再到“彻底的自我混乱”。她在“我不想改变别人,也不想改变自己”的痛苦中挣扎着,渴望支持和合作,但是留给她的是更深的沮丧、失望和自责——“我很自责,无法改变自己,也无法让人理解自己的理念!”

3天的静思之后,她说“我之前的生命是被教育改变的,当初来做志愿者,也是希望把自己亲身经历过的分享、传递给别人。但是我在一变又变的境遇中开始心急了,眼光也只在那少数几个没有达标的学生身上执着,忽略了其他学生的进步和成长。好在我即使抱怨,但手上的工作从未停过。而这之后我坚信既然我已身处如此的困境,那束光必会把我引出来。”

成长,本来就是痛的。虽然我们有不同的身份、在不同的境遇中遇见着各色的人和事、经历着不同的命运挣扎,但我们追寻的都是成长。那么,让我们把这青春的痛化作破茧的动力吧!你要坚信,在痛苦中,我们并不孤单,而那阳光会透过痛的裂痕进入我们的生命。


我要捐赠
相关项目

2010-JYPX-002 利玛窦志愿者培训


最新项目

二胎宝宝柳安诺患溶血症,命悬一线急求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