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人艾滋病与被忽视的欲望:距离不到 0.1 毫米

时间:2018-08-13     作者:@丁香园

本文转载自丁香园官方微信公众号

车庆林今年 62 岁,他得的不是白血病,是艾滋病。


在下午安静的走廊里,我扶着他去办公室。知道结果的时候,他张大嘴巴,露出几颗黄黑的牙齿,保持这个姿势好几秒。


我们以为他不知道什么叫艾滋病,正准备向他解释,他却动了,脸上似哭似笑,轻轻叹了句:


「咋是这个病?」




老年艾滋患者:被忽略的群体


像车庆林一样,很多人理所当然地认为艾滋病是「年轻人的病」,甚至「外国人的病」,不可能发生在老年人身上。


然而,在艾滋病患者中,老年患者(年龄 ≥50 岁)的比例正在逐年增加。


1990~2016 年全球老年 HIV 感染者数量变化

(来源:UNIAIDS)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UNIAIDS)的统计数据表明,2014 年全球艾滋病患者约为 3530 万,其中近 420 万是老年患者。


2005~2012 年我国老年艾滋病患者

数量与比例变化

(来源:Jiannan Xing, Yin-ge Li, et al.  HIV/AIDS Epidemic Among Older Adults in China During 2005–2012: Results From Trend and Spatial Analysis. Clinical Infectious Diseases, Volume 59, Issue 2, 15 July 2014, Pages e53–e60)


2012 年我国老年艾滋病患者总人数,与 2005 年相比,增加了 5 倍多。


根据中国疾控中心发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的老年男性艾滋病患者 1.3 万例,是 2010 年的 3.6 倍。


2017 年初,国务院在 《中国遏制与防治艾滋病十三五行动计划》中,首次将老年人列入重点宣教人群。


令人感到意外的并不止这一点。


研究表明,老年艾滋病患者最主要的感染途径是「性行为传播」,而大多数人心中,却默认在老年群体中并不存在这一行为


2005~2012 年我国老年艾滋病患者

感染途径比例变化

(来源:Jiannan Xing, Yin-ge Li, et al.  HIV/AIDS Epidemic Among Older Adults in China During 2005–2012: Results From Trend and Spatial Analysis. Clinical Infectious Diseases, Volume 59, Issue 2, 15 July 2014, Pages e53–e60)


2005~2012 年间,我国老年艾滋病患者中,性行为传播在感染途径中的占比逐年增加,到 2012 年,这一数值接近 90%。


「艾滋病」和「性行为」,这两个我们习惯性从老年群体中剔除的词,正在气势汹汹而不容分说地闯入我们的视野。




不谈论,不代表不存在


不谈论老年人性生活的问题,但这并不代表它不存在。


(来源:电影《老兽》截图)


这是 2017 年金马奖影帝得主电影《老兽》中的一幕,有人形容这是「中国电影史上最尴尬的一场床戏」。


片中的主角与传统观念的中「含饴弄孙、慈眉善目」的老人形象不同,他去洗浴中心,他给喜欢的年轻女人买红色大衣,他依然存在对女性的渴望。


电影毫不避讳地展现了老年人的欲望,这种观影过程中「难以直视」的尴尬感,大概可以代表我们大多数人对于老年人性生活的态度:他们是老人,不是男人或女人,仅仅是性别模糊的老人而已。


然而事实与观念恰恰相反,一份有关老年性生活的调查报告显示,95% 的老年人依然存在性冲动。



欲望不会随性器官的老去而萎缩


(来源:微博截图)


北京市一位 52 岁的李先生通过跳广场舞的方式结识性伴侣,在发现自己患有艾滋病之前,他已经与 50 多名女性发生过关系,其中有十几个已经查出艾滋病。


(来源:微博截图)


义乌发现一例 91 岁老年女性 HIV 感染者,自 1985 年至今,这是义乌市发现的年龄最大的 HIV 感染者。老人平时一个人住,有时会收留一些捡破烂之类的流浪汉,既可以作伴,又能收取一些「住宿费」补贴家用。


这类的新闻还有很多,我们不再逐个列举。


有人说「广场舞就是老年人的陌陌」,这句话是以偏概全,但也能从一定程度上反映:与社会其他人群相比,老年人拥有的需求出口少之又少。


于是,有一部分老年人,由于自身与环境带来的限制与压力,不得不选择商业性行为,也就是所谓的「嫖娼」——我国老年男性艾滋病患者中近八成承认嫖娼史。


(来源:电影《酒神小姐》截图)


在韩国电影《酒神小姐》中,女主角是一位老年性工作者,她的工作方式是在公园里搭讪路过的老头,寻找可能的赚钱机会。


在老年人常去的场所,这是最容易接触到的一种商业性行为方式。


与其他群体相比,老年人更倾向于价钱便宜的性服务,或许是受经济能力限制的原因


在中国大陆有四百万到一千万的性工作者,部分价格低至 20 到 50 元每次,他们的主要服务对象为老人和农民工,最低的 10 元就能成交。


超过 90% 的性工作者表示不会坚持要求客人使用安全套,他们需要钱,为了钱不惜牺牲自己的身体。


这一特征也进一步增加了老年群体感染 HIV 的风险——研究表明,低收入的女性性工作者 HIV 感染率更高。


高,中,低收入的女性性工作者 HIV 感染率依次为 0.5%,0.5% 和 1.9%。


整个社会都在避免谈论老年人的性,它是带有强烈羞耻感的,不得不遮遮掩掩的事。


「欲望并不会随着性器官的老去而萎缩」,当它以艾滋病的形式直白而暴力地摊开在我们面前,我们必须开始正视这一切。




与艾滋病的距离不到 0.1 毫米


比起性伴侣、性活跃等我们或许难以干涉的环节,最重要也最有效的做法,是从根源上防止艾滋病的传播——引导老年群体的安全性行为


而最大的难点也在于此。


许多老年人认为,自己已经失去了使女性受孕的能力,或失去了怀孕的能力。无需避孕,就不需要使用「避孕套」,因此,无保护措施的高危性行为,在老年群体的发生比率极高。


无论哪种性行为形式,老年群体的安全套使用率均不到 10%。


实际上,「避孕套」对老年人来说更是「安全套」,厚度不到 0.1 毫米,却可以有效预防艾滋病感染。研究表明,使用安全套能使 HIV 传播风险降低约 85%,是目前最有效的预防手段。


也许有人会质疑剩下那 15% 的风险。我们不妨试想一下,当身患重疾时,此时医生表示有一种手术或许有效,但成功率极低,只有 10%。很多人依然愿意尽力一试,愿意与命运赌博那 10% 的幸运。


而艾滋病作为一种目前尚无明确治愈方法的疾病,只需要让他们记住使用安全套,就能为我们的长辈守护那 85% 的安妥。


「艾滋病」和「性行为」,我们习惯性从老年群体中剔除的词,正气势汹汹地闯入我们的视野。而两者之间的距离,只有不到 0.1 毫米。

我要捐赠
最新项目

贾杏改大面积脑梗死求助


年轻陈妹妹患红斑狼疮求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