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圣诞节

时间:2017-12-28     作者:第八届利玛窦志愿者 孙羽燕

今年的圣诞节没有回家,思前想后决定换一个地方过圣诞,于是选择了距离献县不远的任丘残婴院。23号上午,学生放假后搭学生回家的顺风车去了任丘,在残婴院呆了将近三天。回来之后,很多人问我感觉怎么样?其实我也不知道到底感觉如何,因为三天很短,我也没有帮忙干多少,但是回来之后心里感觉很堵,想写点什么又感觉无从下笔。今天心里稍微平静点,趁机写写自己的感受。

在这三天里,主要的工作是陪伴,顺带喂饭,稍微打扫一下卫生。其中喂饭最有挑战,也最考验耐心。孩子们因为身体原因,头一直晃,好不容易喂进去了,但是他们不爱嚼又都吐出来,所以必须把饭都打成糊糊。不同的孩子情况不同,有的孩子吃饭前需要先喝粥,有的孩子是饭后才喝,不知道的话可能饭根本喂不进去。我每次喂饭喂到最后,胳膊困手累,不过看着他们吃饱的样子还是很欣慰。我是一个性子比较急的人,一口一口的喂,也在考验我自己,有时候必须让自己慢下来。

羽燕负责给他喂饭

除了喂饭大部分时间就是陪伴了,陪着孩子玩,看动画片,听歌,这里的孩子很自立。虽然身体有问题,但是衣服自己穿,轮椅自己推。我下意识去帮忙,他们却说“谢谢姐姐,我自己可以。”看着他们艰难的在做,我心里很不好受,默默的看着,为他们加油。

陪他们看动画片

这里能正常沟通的孩子不多,而我由于缺乏耐心,所以这三天主要陪伴了两个能正常沟通的孩子。虽然其它孩子因为身体缺陷没有拥有正常孩子的智商,但是他们的眼睛里充满了孩童的天真和对关爱的渴望。每次我陪着那两个孩子的时候,其它的孩子会朝着我张开手,嘴里说着我听不懂的话。虽然每次我也会过去,但是却没有好好用心去陪陪他们,这让我心里很愧疚。那两个孩子智力没问题,但是懂事的让人心疼。其中一个七岁小女孩妞妞,每次我离开她的床一步,她都会问一句“姐姐你干嘛去”,心里很没安全感。我给她倒水,帮她拿东西,每次都说一句谢谢。每次我吃完饭,她都会问我一句姐姐吃的什么饭啊,吃饱没。还有个小男孩秉秉13岁,很爱笑,不爱说话。我每次都拉着他的手,陪着他看电视,我能感觉到他悄悄亲我的手。走的头一天晚上,我跟他说姐姐明天就回去了,他的眼眶立马红了,笑着说好,催我看电视。余光悄悄瞥见他在擦眼泪,心里瞬间很难受,晚上坐在床边一直陪着他睡着才离开。而妞妞却悄悄在旁边的被窝里哭,我过去问怎么了,也没理我。姑姑也奇怪好好的哭了,瞬间我反应过来了。一晚上妞妞也在我旁边,我注意力都在秉秉身上,没怎么和她聊天。瞬间不知所措,这里的孩子需要更多的爱和关心,讨厌被冷落。第二天走的时候,问秉秉会不会想姐姐?之前问他都害羞的不说,这次居然说会。抱了抱他就赶紧走了,我怕自己眼泪会流下来。

羽燕和妞妞

羽燕和秉秉

坐在回去的车上,我望着窗外的景色一闪而过,那些孩子的脸却定格在我的脑海中,沉淀出了一种痛楚。其实这里的孩子对待每个人都很热情,但是不会与每个人建立稳定的感情,因为太多的人在他们身边来了又走。所以我也不会妄想他们记住我,这对他们太残忍,我们终归是要离开的人。他们需要的不是一个个的过客,而是只专属于他们一个人的爱,他们期待那么多双陌生的手里能有那么一双手一直牵着他们的手不放开。而那里的姑姑做到了,她们真的很不容易,把自己奉献给了这群需要他们的孩子们。这些孩子们是不幸的,有些先天的病痛和缺陷;他们也是幸运的,遇到了这些博爱的姑姑们。

我们也有童年,看到这里的孩子,与之相比我们是多么的幸福。我们理解到的同情或者怜悯都不足以放到这些孩子身上,而用爱心关注和用心与之贴近,或许才是对他们最好的抚慰和帮助。

备注:羽燕,第八届利玛窦志愿者,现于献县备修院任教历史、地理,圣诞节假期自发去往任丘残婴院服务3天。

点击进入利玛窦志愿者主页

关注利玛窦志愿者项目微信公众号

我要捐赠
相关项目

2010-JYPX-002 利玛窦志愿者培训


最新项目

郭连菊心脏搭桥求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