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特教老师的感动

时间:2017-11-28     作者:第七届利玛窦志愿者 杜志春

“叮铃铃...”下课的铃声响起了,送走了我的学生,走到楼下,特教班的学生正在做广播体操。暖暖的阳光下,一个个真实的晃动的小身影,映入眼底,充斥着我的心房,这一刻我为自己是康复站的一名特殊教育老师感到非常自豪!

广播操时间

还记得刚到康复站的时候,有一次,看到一位修女带着从边村来个训的小女孩诺诺走到特教一班(一班大部分是从边村来的特殊小孩)时,呼啦啦~诺诺瞬间被“包围”了,他们有的拉拉诺诺的小手,有的摸摸她的衣服,另一个女孩干脆捧起诺诺的脸,轻轻的亲了一下......看到这个场景我深深地被触动!在大家看来,他们是一群被父母遗弃的有缺失的孩子,彼此也没有血缘关系,可正因为如此,他们彼此间这样真挚的感情和友爱的举动让我觉得尤为珍贵!

夏天的夜显得格外的短,都快七点了,天依然亮着,听着楼下的吵闹声,想是孩子们要回康复站休息了。到窗边静静的看着他们,有的跑的快,先上了车,占据了最有利的位置,脸上洋溢着胜利的喜悦;有的紧随其后,坐在了旁边;还有的在后边拉着手,互相扶着,慢慢的向车子走去.....最先上车的一般都是男生,比较皮,有唱歌的,有喊闹的,有“争位置大战”的.....热闹非凡!他们有什么不同吗?他们也是如此天真可爱的孩子,生命也都独一无二,他们在用属于他们的方式过着他们独特的生活,同样值得被尊重!

下课抢位置的小孩们

到了晚秋,天气却开始细雨婆娑连绵不断。

正要去吃早饭,特教班的孩子们到了,能自己下车的都主动往自己班里走去,只有一个智力障碍的小男生有些特别——自己下车后没有立刻回教室,而是用手指着隔壁班一个脑瘫的女生,用他含糊不清的话语跟老师沟通,大约是说女生需要拄架子才能走到班里。老师请他帮忙去拿,他可能刚刚去过放架子的老地方,说“么”(他的口语较少,“么”意思是“没有”);老师说也许在班里,他飞快的跑向女生的班里,再出来时,脸上却很是焦急,说“么”。小孩这样的热心肠,我决定帮他一起找,最后在另一个班找到了,拿出来,交给他,他非常开心的跑出去把架子给了女生。女生的谢谢还没说完,他就开心的离开了。发现别人的需求、主动伸出援手、做了好事还不求回报,这在正常人的生活中也实属不易吧!

半个月前,我正在刷牙,一个特教个训班的小孩的家长看到我,问我是否可以在弥撒时帮她一起带孩子,因为她身体不舒服。我没多想,爽快的答应了!真正带孩子的时候才发现,这真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啊!孩子四岁了,既没有目光的对视,喊他也不会回应;而且他也不会老实的待着,一会儿趴着,一会儿躺着,一会儿还要到处乱跑;最无奈的是他嘴里还一直嘟嘟囔囔的发出各种刻板语,声音还时大时小......于是,适时的阻止他不能乱跑的同时,又要保证他在安静的时候不要大声说话,所以自己的神经线一直紧绷着。一台弥撒下来,真心觉得好累!同时也体会到,作为一个特殊孩子的妈妈是多么艰辛。

一对一特殊个训课堂的杜志春

回来的路上,他妈妈非常感谢我,跟我说:好久都没有像今天这样领到圣体后专心的跟耶稣说说话了!当时特别受触动,刚刚的累感全无,暗下决心,以后没有特殊情况,多帮忙一起带孩子,多让一位渴望耶稣的母亲有机会去亲近祂!

生活在他们中间,每天都有被拨动心弦的画面:老师指导学生洗头发的身影,家长背着孩子睡午觉时的表情,每个孩子脸上纯真的笑容,一个无言的举手打招呼的动作,一声“老师”的调皮话语......生活中这些平凡的瞬间,却隐藏着细腻的爱。每每看到这些就会想:天堂,也会是这样美好的爱吧?我岂不是每天都生活在被这些爱充满着的人间天堂!而能陪伴这样一群天使实在是我最大的幸运!

备注:杜志春,第七届利玛窦志愿者,于黎明之家服务1年结束后,现转为正式的特殊教育个训老师。

点击进入利玛窦志愿者主页

关注利玛窦志愿者项目微信公众号

我要捐赠
相关项目

2010-JYPX-002 利玛窦志愿者培训


最新项目

身患血友病的父亲说,我要看着两个女儿长大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