逾越·十字架的1/6

时间:2017-10-13     作者:第八届利玛窦志愿者 李亚波

时间已过去两个月,一年的1/6!

——2017.9.30于上海崇明

两个月发生了很多,送走了夏天,迎来了秋天。八月初的我,慢慢的熟悉着陌生的世界,磕磕绊绊。九月里,朋友圈被开学的无奈和喜悦所充斥着,那些看着新生军训而有些幸灾乐祸的言语勾起了我无边的回忆,可惜那些生活已不属于我,学生时代已离我远去,站在我面前的是一群需要特别照顾的小孩子,这里将开启我生命的逾越之路。

学会了滑板的李亚波

三天时间,熟悉着孩子们的名字和他们的生活。没想到的是在这弱小的身躯里,不知藏着怎样的惊世骇俗之力,以至于每天都波澜壮阔!事实证明我确实小看了他们!跑步,骑行,对于他们来说毫无压力。至于吵架、打闹、爬楼梯,也在天天上演,我惊叹于他们的精力旺盛,也不解于他们的所作所为。暗自揣测着孩子大约都是这般!

除了陪他们运动(事实上都是我站着看他们锻炼~哈哈)之外,处理一些生活上的琐事和帮助两个孩子做康复训练也是我每天的任务之一。

进行爬楼梯锻炼的小孩们

八九岁的孩子,就是爱玩的年龄,他们展现的淋漓尽致。一个说话做事大脑总是不在线,整天一惊一乍,大吼大叫,结果也是不讨好的——被大孩子罚爬楼梯。一个闲着无聊时,喜欢摸摸这个,打打那个,偏偏他还是个暴脾气,只要有人还回来他指定和人家较真儿。生气起来,更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不说手脚上的本领,单说眼睛,如果眼神能杀人,别人早就死了一万遍了。一个天生的话痨,一天到晚“废话连篇”,但每当你厌烦的时候,又总能有一个精致的表演博你一笑,从而免于被罚。三个活宝,吵吵闹闹,和几个假装严厉的年长孩子,让整个家都活了起来,仿佛少了谁都是遗憾。因为还有两个轻微脑瘫的小孩儿,所以每天都帮助他们做康复训练,从初遇时的不忍,到现在的呵斥。不知是我的心硬了还是他们的表现磨耗了我的耐心。开始的我看到他们哭,总会一边安慰一边鼓励,悄悄的让他们早点结束训练;然而现在的我,已经很少有细心的安慰,伴随着哭声的,是我严厉的说教,和悄悄让他们延长的时间。

李亚波和他陪伴的小孩之一

在这儿是孤独的,除了必要的后勤采购会到最近的镇上,其他时间都会在家里。偶尔闲下来,身边除了一群孩子和老外(外国的志愿者),没有可以说上话的人。一天的琐事结束,我会静静地坐在阳台,毫无目的的,双眼映着远方的景色或感受着被黑暗包裹的天空。我喜欢适度的孤单,心灵上最释放的一刻,总舍不得跟别人共享,事实上也很难分享这绝对个人的珍宝。

值得一提的是九月中旬,负责做饭的奶奶在我的期盼中终于来了,远在上海的我遇到这个同属一个教区的奶奶对我有很大的安慰。也确实如此,奶奶对我很好,不开心时,一起坐下用着家乡话聊聊天,倍感亲切,虽然面上很平静的微笑着,心里却是湿湿热热的,好似一场蒙蒙雨洒在干燥的非洲荒原,怀乡的感受,竟是舒畅的很。

崇明的雨,来去匆匆,似是不忍无理的打扰你。对于我这个喜欢淋雨的人来说,秋天好像少了点什么。雨终于来了,就在上周,连绵的秋雨淅淅沥沥的响了四天三夜。雨稀稀落落地下着,打在身上好似撒豆子似的重,一日将尽,接着来的是漫漫长夜,想到雨夜看书祈祷的享受,心灵又充满了说不出的喜悦和欢欣,夜是如此美丽,黑夜淋雨,更是任性的豪华。夜色朦胧里,一片陌生的土地静静地对着疲倦万分的我。

瑾以此文献给服务起初两个月中无助孤独的我,唯望此后失落之时可以重新得力,阿门!

亚波在7月培训班收到梁师送的种子长大了

备注:李亚波,第八届利玛窦志愿者,于2017年7月31日报到上海愿景基金会进行服务,算得上9个特殊小男生的“生活管家”,兼职帮2个小孩的康复训练,也帮忙他们的拼音练习课,更是在开始服务的一个多月里担任这个大家庭的“首席厨师”,中西方小菜都能应对。10月4-7日,利玛窦志愿者的探访团队赶往他的服务地,帮忙他认识服务结束后现在在上海的往届志愿者们、带他佘山朝圣、了解上海文化,更是分享“认识自己”的课程,让“失血”的亚波有时间“回血复活”,更好的去继续后面的服务生活。期待他一步步的坚持和成长。

点击进入利玛窦志愿者主页

关注利玛窦志愿者项目微信公众号

我要捐赠
相关项目

2010-JYPX-002 利玛窦志愿者培训


最新项目

邢台铁楼村王运海请您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