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路

时间:2017-08-01     作者:第七届利玛窦志愿者仙恒

“今天,是仙恒老师离开的日子,如果同学们看到他,请说一句:老师,再见!”这是我在备修院的清晨广播里听到的最后一句话,稚嫩的嗓音推来一股始料未及的幸福,当然了,也宣示着终将到来的别离。

说到别离,我早已习惯。自从四年前一纸录取通知书召我南下,从此,故乡最鲜明的记忆莫过于央视那句“记忆中原,老家河南”的广告语。高中毕业,离开亲人;大学毕业,告别青春;半年的志愿服务结业了,难舍的不仅是一群可爱的孩子,还有夹杂在我们锦瑟年华中的一段美好记忆。

回想起来,我的为师之路并不顺畅。小时候,我的理想就是成为一名老师,没事总爱在家里的小黑板上写写画画。高三时,我原想报考省内的师范院校,但遭父母严拒,最终只好顺从他们的意愿填报了别的专业。毕业后,大家都会有一段迷茫期,不停地寻寻觅觅自己究竟想要什么,而我这时有一个念头闪过:继续儿时的夙愿,当老师!那时,我和南昌厄玛奴耳青年团的好友静文都想报名参加利玛窦志愿者,去河北支教。亲友们不赞成的声音再次此起彼伏,认为牺牲太大不值得,年纪轻轻的应届大学生应该去大城市闯荡,而不是待在小地方浪费宝贵的时间。此时的我,很清楚自己需要什么,也知道该走怎样的路,所以毅然决然的报名参加了第七届利玛窦志愿者,并如愿和静文一起被派遣到了邯郸教区圣心修院。

2016年7月培训班上的第七届利玛窦志愿者仙恒

初为人师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呢?我暑假在脑子里勾画了无数遍光辉的人民教师形象,一支粉笔,三尺讲台,帅帅的,酷酷的。然而,到了备修院才发现这一切都是幻想而已,因为正在军训中的学生都不认识我们,不晓得我俩是干嘛的,我们也不知该如何去接触学生。直到某天傍晚,训练间隙时,一名初一女生跑到我跟前来,“叔叔”她急匆匆的说道:“请问你身上有纸吗,我一个同学想上厕所但是纸不够。”此时此刻,我多么想一脚踢飞她,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就被初中生喊叔叔,这让人多受打击啊。可我还要面带微笑,因为我是老师。没过多久我就悟出一个真谛,老师都是演技派,发火不一定是真的生气,可能只不过是为了震慑一下学生;和蔼不见得是真的喜欢,或许只是怕真相伤害了学生。

支教赶上学生们军训

论起备修院的老师,我怕是最不够格的那个。这里的师资队伍并不差,学历,最高有硕士研究生;资历,有出过数本著作的老前辈;经历,几位教英文的修女都是“海归”。而我呢,从实力来说与他们相距甚远。更可怕的是,我正处在和学生们一样疯狂爱玩的年纪,上课时看见他们在下面捣乱闹腾,有时甚至有种从讲台上蹦下去“大家一起嗨起来”的冲动。然而,现实中必须克制克制再克制,因为我是老师。“十一”过后,我索性从家带来了制服,每节课西装革履的上讲台。有时,看这些孩子们,就像看到昨天的自己,照顾爱护他们,就是在回味我曾经的年少轻狂。做老师难,做一名合格的人民教师更难,爱生心切只是根基,还需在时光中磨砺出经验与智慧,方能真正成为打造人类灵魂的工程师。

西装革履的仙恒老师

师生关系是一门玄妙的艺术,学生的眼睛时时观察着老师,老师也在思考每个学生该如何对待。在一起彼此久了,性格脾气也就摸得差不多了。有些学生胆子大,喜欢往老师身边围,而我更是住进了学生堆里。开学季,神父在学生公寓楼里辟出了个单间给我作为宿舍,这下可好了,左邻右舍都是学生。下了晚自习或者周末,有些学生爱进来玩会儿,这我是很欢迎的。再后来,跟我一墙之隔的学生晚上熄灯后喜欢用手锤墙,刚开始只是右边的初三(3)班,后来左边的初三(4)班也被传染了,偶尔我反锤回去,墙那边会更加猛烈。一次,一名初二的男生问我:“老师,你有时自己待在宿舍楼里怕不怕有鬼?”我答:“当然不怕。”随即心里暗忖道:连你们都不怕了,还会怕鬼?回想起和孩子们相处的趣事,有喜有气有悲有苦,有味道的才是值得珍藏的。直到现在,偶尔想起之前的故事,有时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被学生左右夹击的“仙恒老师宿舍”

初一莽,初二狂,初三稳。这是我在教了初中三个年级之后分析出的定律。论课堂来说,我最喜欢初一(7)班,也最怕7班。因为这个班的气氛异常激烈,经常上课铃响毕,班里依然太吵根本听不到已经上课,需要又喊又叫又拍桌子两三分钟才能镇压下来。但是唱歌音量绝对全院最大,每次都跟着他们热血沸腾起来,忍不住想多听他们唱几遍。相比之下,初一(8)的孩子是另一个极端,温文尔雅,大部分老师都喜欢这样的学生,踏实好静易管理。离开修院时,8班的同学们还亲手制作了贴有每人祝福语的送别礼物,甚是暖心。初中阶段最叛逆的时期基本是在初二,这个阶段的孩子大部分生理已开始发育,但心理还较为幼稚。初二(6)班是看起来很团结的一个班,胆大聪明重情,不少6班的学生喜欢跟我闹着玩儿,活泼机灵很有意思。这个班的神奇之处在于,年级前几名出于这里,年级最会捣乱的也在这里。初二(5)班是一个典型“阴盛阳衰”的班级,不少男生软萌软萌的,也杀出了个别“女汉子”,每次到这个班上课都觉得异常舒服,真是一群天主的小羊。初三的学生已经比较成熟了,毕竟十五六岁已近成年,甚至最大的学生只比我小四岁。初三(4)班人数不多,但精英不少,而且有想法有能力的大有人在。记得在修院的第一堂课就是4班的,从那以后,这帮孩子课前积极地帮我从办公室搬琴拿教案教具的热情便让我持续感动。初三(3)班的文艺范儿十足,且学霸聚集,跟3班某些同学聊天,不少人甚至懂得比我都多。总的来说,这是一个集美貌与才华于一体的大家庭。

仙恒和学生合影

半年的时光很快,课上课下的相处、广播站的创建、琴班的开设,一幕幕经历浮现眼前,仿佛昨日。六月份结业典礼结束,我随教务长邢神父和静文回了一趟修院。这次,可再也听不到猴孩子们锤墙的声音了,院长胡神父专门为我安排进了客房。初三的学生毕业了,又有一批新生要来,新旧交替使人感慨万千,好在备修院里还有一声声熟悉的“老师好”,一张张阳光洋溢的稚嫩笑脸。

踏出备修院,还要很长很远的路要走。半年的利玛窦志愿者服务,让我收获的不仅是四个价值观,更是在这个纷杂社会中勇于坚持自己价值观的信念。回到南昌,在每天的工作之余开始坚持去图书馆自习,为升学、考证奋战,向着自己理想的生活迈进。人生会有弯路,但没有退路,认准了自己想要的,就勇敢去追逐,不用在乎他人眼光。少些顾虑,多些坚持。

为师之路如此,人生之路亦然。

——第七届利玛窦志愿者仙恒,曾于邯郸教区圣心修院完成为期半年的全职服务(第七届及之前的利玛窦志愿者可选择服务半年),担任全校音乐老师之职,现工作于南昌西湖区志愿服务联合会,此文是他于2017年7月30日分享。

点击进入利玛窦志愿者主页

关注利玛窦志愿者项目微信公众号

我要捐赠
相关项目

2010-JYPX-001 利玛窦志愿者培训


最新项目

河北邢台市四占峰求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