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木脑袋的恩典

时间:2016-12-26     作者:第七届利玛窦志愿者 刘敏

真的从没想过会站在讲台给人讲课,但这种生活却已经实实在在的过了3个多月。似乎一开始应该是慌乱的,直到慢慢的沉稳。但我不是。

榆木老师和他的学生

8月中旬来到这儿,经过了老刘(美术老师)每天叫我吃饭的日子;经过了担惊受怕等待试讲与正式试讲的日子;经过了开始坐班,参与了神父晋铎,开始了备课与讲课,还有拼命想多睡几分钟的早晨(啪啪打脸)。

教的是初一数学,还算简单,但学生的层次却远近高低各不同,于是学生与我共同完成了不同的课堂。有一次课上,他们听得不怎么认真,我就暂时停下了数学课程,开始讲起了成语故事‘熟能生巧’。整整十分钟,整个教室静的出奇,学生听得极其认真。我甚至怀疑我应该是去教语文而不是数学。

数学课堂

在关于‘几何图形’的一节课上,讲到‘三角板沿着直角边旋转时会得到一个圆锥’,为让一帮小子形象理解,我手拿三角板开始了学生时代常在手边的一个动作——三角板在我手下快速旋转起来,就像两个圆锥倒扣在一起一样。形象倒是够形象,但是一发不可收拾,他们“旋转、跳跃、我闭着眼……”(自行脑补画面吧)

榆木老师的调皮学生

我自己就是一个时不时逗个笑的人,所以对于列为老师前辈的劝导“你是个男老师,一定要管他们严严的~”我基本是无药可救了。我会在他们对于我问“明白了吗?”没反应的时候来一句“大大地明白”,然后一阵哈哈,我义正言辞地来一句“收”。我也会说他们“你们总有能力在任何地方犯错”;我也在他们打球的时候悄悄溜过去偷球;我也在他们跑操时嫌他们声音不够高,带头喊口号。不想的时候没觉得,一件件回想时,突然发现已经有了辣么多值得我珍藏的画面。我一直觉得对主的恩典反应迟钝,其实这些日子的每一刻,不都是主赏给我这个榆木脑袋的?

跑操时间

在我神经错乱闹情绪的时候,神父们与我谈心帮我缓解,老师们对我很照顾也很宽容,我很感激。

备注:刘敏,第七届利玛窦志愿者,现在服务于献县备修院,任教初一数学。

点击进入利玛窦志愿者主页

关注利玛窦志愿者项目微信公众号

我要捐赠
相关项目

2010-JYPX-002 利玛窦志愿者培训


最新项目

帮5岁的儿子留住妈妈王恩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