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一份孤独,让我来享受

时间:2016-07-01     作者:展亚歌,第六届利玛窦志愿者,服务于上海愿景基金会

享受孤独

寒冬的晴天总是少见,所以对阳光更多了一份温暖之外的期待。曾以为上海不会有雾霾,却忽略了自己在中国,还好今天PM君放假,给了来沪五个月的我一个小小的礼物——晴空。

还记得刚来的时候实属夏天,在忍受了近20个小时的火车煎熬之后,独自一人拖着行李在下午三点多走下了火车。辗转于大都市错综复杂的地铁系统,付了破天荒的12元公交费后,乘车穿过隧道,跨越大桥,来到了服务的目的地——崇明。一下车,望着眼前的荒芜,与上车前的高楼林立相对比,悔意即刻攻占我的头脑。还好自己有既来之则安之的部分基因,便说服了自己,给之前联系好的服务机构WILL Foundation的负责人Pilar打了电话,她便派人来接了我。

从进入院门Pilar对孩子们讲的第一句“叫Sam(我的英文名)哥哥(发三声)好”开始,我便意识到这里的语言世界跟我的不一样。放下行李,安顿好住处,给家人报了平安,稍作休息后便开始了我们的晚餐。来自河北的厨师阿姨为饱享两顿泡面滋养的我准备了意大利面,除了食欲勾起的肠胃蠕动外,我当然会有一份好奇式的期待,但那也只到面入口前的那一刻为止了,因为自己对面的定义好像只停留在了中国,或只是在北方。

晚饭后,Pilar帮我介绍了这里的情况,并告诉了我一些希望我帮忙的事情,我也只能在听了她那中英掺杂的讲解后默默的点头。在做饭阿姨也给了我一些建议之后,我便匆匆去休息了。

就这样,我开始了在WILL的志愿者生活:早上起床陪孩子们跑步,早饭后与他们一起洗碗,收拾厨房,孩子们上课后,我去打扫房间,之后给腿部有缺陷的孩子做康复,帮小儿麻痹的孩子做训练,下课后看着他们玩,晚饭后偶尔辅导他们功课,休息后确保他们都睡觉……每天如是,周而复始。

为孩子辅导功课

偶尔自己有一天的假期,Pilar也鼓励我到上海散散心,可除了去徐家汇教堂外,我真心不知道去哪里。可是就连那教堂我也不得进,因为它在装修。于是在旁边的主教府的小圣堂拜了会儿圣体,便随意地走向了上海的街道,来打发我这剩余几小时的假期时光。无奈,抵不过太阳的炙烤,还是钻进了全国同款的商场,随着扶梯一层层漫无目的地上楼,不知几层,累了,想找个位子休息,却寻不到,围着楼层转,最后才在直梯的旁边看到了椅子。坐上去,拿出包里的水,喝两口,放回。看着电梯上上下下,人们进进出出,自己却在那里独自发呆,好久。曾经以为自己足够自立坚强,不需要别人的陪伴,但当身处偌大的城市,身边没有一个熟悉甚至认识的人时,孤独的侵蚀随着周围环境的喧闹而增长的痛苦着实也让我难受。“人单独不好”,而我当时也确实在体味那份孤独的悲凉。

早晨去跑步,有时也会看到一只白鹭在小河边觅食,似乎显得悠闲,而当我们跑近时,它却又会飞走,到那人所不能至的地方观望。随着秋天的到来,天空也会出现大雁,它们经常成群结队,偶尔也会有落单,此时仿佛能听到那只落单的大雁拍打翅膀的奋力与形单影只的哀鸣,伴着远方公路上的鸣笛声,慢慢消逝在小河水面上薄薄的雾气中。

除了偶尔的假期和临时性的采购外,自己很少出院子的门,或许也真不知道去哪里吧?!Pilar说外国家庭爱养宠物狗,而每当全家要去旅游或较长时间外出时,怕把狗狗自己锁在家里会孤单,便会送给朋友寄养一段时间。而对于拥有自由的我来说,却要把自己锁在这一百多平的院落里,任灵魂饱受这份孤单凄楚。

上海也爱下雨,且经常在晚上。每当雨夜,雨滴落地的稀碎声便会攻击我的耳朵,扰乱我的听觉,并试图绑架我的思想。祈祷已不能把我转向十字架上的基督了,索性将目光投向远方的黑夜,将思想解锁,任念虑飞奔,使我得以挣脱雨夜的孤寂,进入梦乡。梦,是心底对之前美好生活的回忆,这却使潜意识中的现实自己更加煎熬;惊醒,雨声依旧滴答,在深夜更是听得清晰,像在隧道里的回声,久久不散。

我们都行走在时间的隧道中,脚步声抑或沉闷抑或清脆,都会在空气中以波的形态回响耳边,绵延悠长。有时想要逃避,便加快脚步,奔跑向前,可回声更是以同样或更快的速度追击而来;有时想要欣赏,便驻足停留,侧耳细听,可回声却又走向了远方,消失在无尽的隧道中,不再复还。当最终无计可施时,便只有磨合自己的心志,以适应周遭的节奏,使自己不至疲倦不堪。

就这样,走过两个多月,到了十月。十月总是丰收的季节,而我也收获了我的期盼——梁老师、晓敏姐和大红的探望。我兴奋地与他们分享我的生活,讲述我的经历,带他们骑自行车兜风,参观岛上的教堂……当这一切过后,相较于他们同我刚来时一样对一切事物的陌生,我真惊讶于自己的熟悉。我突然地发现,对于他们,我俨然成了这里尽向导之谊的主人。而最奇妙的是,这陌生到熟悉的转变是在我不刻意,甚至有些排斥的情况下发生的,而它又那么自然,自然到我都无法察觉。

探访亚歌

人生活的改变总是在意识的觉醒之后,而我带着这份思想转变的惊喜去经营我的时间,才可用心发现志愿者生活中的简朴和奉献,也意识到自己归属的团体与其工作的正义。

生活终究得以改变:去与美国老师聊天,我发现以她正常的语速讲英文我居然能听得懂;去帮阿姨做饭,才发现她能做的何止是意大利面,包子、饺子、面条、饼才是她的拿手好活,且味道绝对是一流;去上海游玩,可逛的哪里只是商场,岂不还有光启公园类的人文名胜,外滩江边类的美丽夜景,东方明珠类的地标建筑等各式景点可供选择;我们早上还是会去跑步,只是秋后天空不再有大雁,河边也难再见白鹭,有的只是清晨乡间小路上七个小瓜呆的背影,健步如飞;我们晚饭后也可以出去散步,看着孩子们河边扔石子的情景,脑海总是会浮现小时候打水漂的画面,温馨甜蜜;夜里确认孩子都睡着之后,自己回到房间也会听听音乐看看书,喜欢上了末式小调由繁归简的自然纯真,爱上了三毛这个自认不乐观的人在枯燥的撒哈拉中写出来的生活的幸福……

予人温暖

梁老师在培训期间为我们介绍了哈佛大学对幸福的定义:“在学习和成长中的感觉”。所以我很是享受这份孤独,享受它所带来的痛苦,享受那痛苦得以转化后的喜乐,享受对比喜乐和痛苦后发现的自己的成长,因为我用它来感知自己的幸福。

古人说“非宁静无以致远”,圣经中耶稣更是经常独自去祈祷。原来独处的空间能让人在静夜里独对心灵,走向天主,发现天主创造的世界的奇妙,发现自己伸出奇妙之中体验的恩典的盛大,发现我们与天主的距离可远,亦可近!

为亚歌颁发结业证



关于利玛窦志愿者项目订阅号

点击进入网站:http://www.jinde.org/lmd

我要捐赠
相关项目

2010-JYPX-002 利玛窦志愿者培训


最新项目

帮帮患恶性肿瘤的3岁男孩庄冠华,早日战胜病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