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玛窦志愿者的青春风采(之二)

时间:2016-03-03     作者:信德社编辑 林林

      当今时代,“艾滋病”三个字为人们来说已不陌生,而且正在蔓延扩大范围,从成年到中年再到幼年各个年龄段的人都有可能患上此病,他们不仅承受着病痛的折磨,而且还会遭到人们的鄙视,甚至亲人的遗弃,尤其是在不了解的情况下,唯恐避之不及。然而,刘相林和段君堂这两位可爱的青年却用他们的无疆大爱为“艾兹病人”演绎了一段感人的真实故事。
     1990年刘相林出生于吉林省长春市米沙子镇的一个教外家庭,天性善良,乐于助人。1999年领洗进教。2015年毕业于吉林“延吉国际合作技术学校”电气专业。与他同校的段君堂1996年出生于山西省太原市晋源区洞儿沟村的一个老教友家庭,从小事主虔诚,富有爱心,同年毕业于机械数控专业。他们学校的隔壁有一座“宁养院”,是一座老人们颐享天年的地方,一楼是患有痴呆的老人,二楼是患绝症的老人。二人在读书期间,每个周末都会去宁养院义务服务,为老人们洗脚、喂饭,照顾他们上厕所,陪着老人散步等,深得老人们的赞赏。他们说:“看到这些老人,感觉他们特别需要关爱,愿意为他们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希望在陪伴他们的过程中让他们感觉到人间的一份真情,给他们的老年生活带来一丝温暖。”他们曾经看到一些穷困地方的宣传资料,萌生了怜悯之心,刘相林下定决心,毕业后去最贫困的地方服务,体验生活,对自己、对别人都会大有裨益。
     2015年7月,刘相林在网上看到关于进德公益利玛窦志愿者项目招收志愿者的信息,二人一商量怀着一腔热情毅然加入了这个团队。在介绍服务地方的时候,他们选择了另外一个爱心团体,然而培训老师却对他们说:“湖南怀化市洪江区‘关爱中心’那里需要人。”那里是一个“艾滋病”人居住的地方。听到这句话,刘相林说:“既然参加了这个团体,就服从安排。”段君堂说:“一开始,心有不悦,因为对这种病不太了解,有些害怕。事后一想,这就是天主的召叫,去哪里都是天主的安排。”虽然事与愿违,但他们没有照私意而行,这种服从精神令人敬佩。于是二人于8月份踏上了去往洪江“关爱中心”的路程。
    关爱中心有十几个成年人和十几个未成年人,都是不同程度的艾滋病患者。在这里,二人首先接受工作培训,通过讲解,慢慢地消除了对病患者的恐惧。接下来的服务是,二人每周和修女一起去买菜,给孩子们穿衣服、洗衣服、洗澡,教他们文化课,给大人们做一些心理辅导,举办联欢时,二人帮忙排练节目等。在跟他们相处的日子里,有欢笑也有泪水,有安慰也有委屈,有成就也有失落。
     当他们给孩子洗澡时,孩子特别高兴,他们也教孩子们一些生活自理的事情,例如:有时候教他们穿鞋,好多遍都记不住,突然有一天他们会穿了,孩子自己很开心很有成就感。教他们文化课也是如此,当他们学有所成的时候,脸上总是挂着开心的笑容。段君堂说:“看到他们的开心,看到他们学习的进步,内心充满了欣慰。”他们播撒的爱心种子,结出了果实,给病人们带去了一份幸福,为自己的青春增添了一道绚丽的光彩。

     刚开始,病友们跟他们很陌生,不敢亲近他们,刘相林就主动走近他们,经常主动与这里的大人和孩子们聊天,跟他们玩耍,陪伴安慰他们,以爱心行动消除他们的戒备心理。他说:“看到小小年纪的孩子们就得了这种病,感觉他们很无辜,很可怜,他们特别需要陪伴,让他们感觉到你在那儿就行,他们感觉到的最大伤害就是被人遗弃,所以我所有的付出就是让他们感觉到人间有人关爱他们,照顾他们。这是我来这里的目的,也是我的使命。”

刘相林和孩子们

     自古以来,酸甜苦辣就是生活的内容,刘相林和段君堂在这里也经历了伤心和沮丧。2015年的圣诞节,刘相林为大家举办了圣诞联欢,让这些病人亲自出演节目,提前好多天就开始带领他们排练,而且每个人都非常开心。可万万也没想到,就在万事俱备,即将演出的前一天,他们突然说不演了,因为领导们都过来一起庆祝,他们认为自己会被大家瞧不起,这完全是自卑的想法在作怪,有人这样说:“你这是拿我们当猴耍。”这句话就如三九天的一大盆冰水,顿时把刘相林那颗火热的心浇了个透心凉,满腔的热情被践踏了。“当时特别难过,非常委屈,束手无策,很是着急。如此长的时间,付出那么多,完全是为了让他们开心,他们竟然在这个时候提出不演了,特别是这个“理由”让刘相林不能接受,伤心欲绝,这些人怎么能这样办事呢?第二天领导们都来了,怎么办?”刘相林说。这时修女们也过来劝慰他,他自己也努力地调整心情,他想起了梁老师曾经说过的话:“当你组织一个活动的时候,做好该做的,明天的事交给天主。”这句话打开了刘相林的心结,使他重获力量,他说:“在这件事上,我做了我该做的,不后悔了!其他的事交托给天主吧!一切都不在我的掌控之中,我随时随地顺服天主。”过后刘相林也想:“如果我是这种病人,当着领导表演节目,可能心理上也会产生障碍。”这种换位思考的做法非常可贵,让他完全释怀了。
     有一位眼睛完全失明的病人,特别烦人,经常去找刘相林说同一件不着边际的事,开始时刘相林也感觉到太麻烦,后来他想:“如果我双目失明的话又会怎么样呢?如果他能看得见,就不会是这样了。”

     一位30多岁艾滋病人的去世,让段君堂有了一次非同寻常的经历,当遗体在床上,他的父母却远远地站着观望,不愿上前去穿寿衣打理后事。 修女好几次劝说死者的父亲上前去为儿子擦身子,父亲这才无奈地勉强上前,还没穿寿衣就又马上退了回来。段君堂很想上前去给他穿寿衣,他说:“听人说,人死后的身体是冰凉的、僵硬的,我不敢靠近。但是当我看到修女去给他穿衣服的时候,我立时有了勇气。”于是,他走上前去给死者穿起了寿衣。这个经历让他刻骨铭心,亲自体验了因为艾滋病亲人间的冷漠,铸就了自己一份勇气。他说:“以后再遇到这样的事,我不会害怕了。”

段君堂给孩子讲故事

     提到服务过程中的收获时二人说:“很感谢有这样一个服务的机会,在帮助别人的同时,提高了自己的生命境界。”藉着服务,他们还学会了一些手工艺术,例如:烫画、手工串珠等。

     祝愿他们的青春年华在牺牲奉献中尽显主荣。

备注:此文章见于信德报2016年第10期第7版青年之友。




第七届利玛窦志愿者招募中


关注利玛窦志愿者项目微信公众号

我要捐赠
相关项目

2010-JYPX-002 利玛窦志愿者培训


最新项目

贾杏改大面积脑梗死求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