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记住这些可爱的青年志愿者们(之四)

时间:2015-04-23      作者:信德社编辑 小纪

一群正值青葱年华的青年人,离开繁华世界,选择了成为一名志愿者,默默地服务乡村、服务弱小……

来自内蒙古的耿娜随性,有主见。家庭信仰氛围很浓,母亲是堂口的殡葬会长,父亲曾在修女院担任美术老师,大伯家的哥哥姐姐是神父修女。因父母好客,教区的神父也会常来家中做客,耿娜也常和他们聊信仰。

大学毕业后,耿娜工作了8年,在成为利玛窦志愿者之前,是电影院的营运主管,月薪丰厚。

耿娜小的时候,父亲为了生计辞了教师工作投身商海,改善了家庭生活,后来因为发生了一些事情,欠下外债,耿娜形容那段时光是“灰暗”的。等到她和弟弟毕业后,家里的生活越来越好,甚至有一段时间,她几乎没在家里吃过饭,都是和朋友们下馆子。她说:“我甚至知道哪个餐馆的哪道菜味道不错。”

其实早在2010年,耿娜的母亲在信德报上看到第一届利玛窦志愿者招募信息后,就鼓励她参加。但对于当时的耿娜来说,工作是最重要的,她会攒钱,几乎每年都要出去旅游一次。耿娜去过很多城市,她说:“那些大都市很繁华,我要繁华。”

直到2014年,耿娜在工作中看够了勾心斗角,无论自己再怎么付出,都得不到该有的掌声和回报;再者,她感觉物质无论如何都弥补不了内心的迷茫。耿娜说,“我迷失了。”于是, 3月份时,她辞职了。

耿娜小时候从电视剧了解到一种“单身妈妈”的职业,机构聘请一位合格的女性做五六个孩子的母亲,她会有定期的假期和薪水,唯一的条件是未婚。耿娜很顺利地与天津相关机构取得联系。天津方面回复,请她耐心等待一个月,可是突然之间电话怎么也打不通了。

此时,耿娜已辞职3个月了。一天,母亲拿着信德报对她说:“进德公益又在招志愿者,去服务吧。一年之后,你想干嘛再去做。”之后,她与进德公益取得了联系,如实地说明了自己的情况,如果天津那边回复了,就去天津;如果在利玛窦志愿者培训过后,并选择了服务地,就放弃天津。于是,她来到了石家庄,接受十天的培训。

7月培训结束后,她选择了一对美国夫妇创办的“北京小花”作为服务地。此时,天津的机构打来电话,邀请她去天津。“我真的发现天主在一步步地引领我,他确实是想让我做利玛窦志愿者。”耿娜坦言道。天津方面连着打了三天电话,才联络上。原来,培训的后三天是避静,耿娜的手机处于关机状态。而之前她联系不上天津,是因为机构正在装修,没有接通电话线。

耿娜在小花发展部工作,负责反馈报告,告知每位捐款者善款的用途。但实际上,她属于“救火队员”,哪里需要就奔赴哪里。

耿娜刚到小花时,四号寄宿家庭的家长因父母去世,需要回东北奔丧。于是耿娜和一位同事一起照顾四号家庭的五个孩子。最大的只有12岁,剩下的是有残缺或因太小需要护理的孩子。耿娜负责老大之外的四个孩子,洗漱、吃饭,再送上校车后去上班。下午四点需要给孩子们做饭,之后是洗澡、导尿、喂奶,晚上10点才能回到自己的宿舍。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十几天。

之前她觉得像小花这样的慈善机构,工资不高,工作量又大,没有一份爱心和付出是无法工作的,所以应该是一个像天堂一样的地方。可是她还是看到了一些灰暗的地方,她向培训导师倾诉后,导师建议她:在人当中找不到平衡时,去跟天主要。

一天,一位同事对她说:“你不能按照神的标准衡量他们,他们是人,也会自私。”这句话让她放下了心理包袱。

耿娜刚去服务时,她的朋友很不理解,为什么要抛下父母、朋友,放着好好的工作不要,去那么远的地方跟一些孩子在一起。一位朋友甚至认为她的日子一定艰苦至极。耿娜跟朋友聊天时常常说:“我们家的孩子很可爱,我们家的孩子……”朋友感慨道,耿娜与以前不一样了,以前说到工作时,更多的是抱怨,现在没有了。

她还常在微信、QQ等网络上发布一些跟孩子们在一起生活和工作的照片,朋友们甚至在与人谈话时,也会很骄傲地说,“我一个朋友在做一件很伟大的事情。”这样的方式,也带动了其他人对公益的关注。她的主管也给予了她很高的评价,说她身上散发着韧劲和正能量。

如今,耿娜生活开心且充实,在服务过程中,利用小花的外语环境学习英语。耿娜对天主的理解也加深了。她说:“之前,我觉得天主就是天主,他在上面,我从未想过去依靠他。犯错之后,我就会找各种理由躲着他。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他下来了,站在我旁边,我知道他是我的朋友、父亲和最亲密的人,是我能够诉说一切的人。”(此文转自信德报第625期第七版青年良友)


耿娜和孩子

点击进入:利玛窦志愿者主页

2010-JYPX-002 利玛窦志愿者培训
李方录瘫痪多年,糖尿病致褥疮重度感染求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