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记住这些可爱的青年志愿者们(之二)

时间:2015-03-30      作者:信德社编辑 小纪

一群正值青葱年华的青年人,离开繁华世界,选择了成为一名志愿者,默默地服务乡村、服务弱小……

蔡娇娇,陕西宝鸡人,2012年毕业于陕西宝鸡文理学院机电工程系,之后到成都工作。三点一线式的工作让娇娇的内心渐渐感到迷茫。第三届利玛窦志愿者武赏磊,在大学时与她是同一教会青年团体的成员,在他的推荐下,工作两年后的娇娇有了当利玛窦志愿者的愿望。起初,父母并不支持,觉得是在浪费时间,要么修道当修女,要么就好好工作成家结婚。娇娇经常就此事与妈妈讨论商量,虽然妈妈还是不能理解,但最后还是应允了。如此,娇娇来到了利玛窦志愿者的大家庭,来找寻自己未来的方向。

在培训过程中,好多人都说她非常适合当老师,可是没经过任何教师培训的娇娇害怕“误人子弟”,一直犹豫不决。在最后的分辨祈祷中,她和张冬梅一起选择了河北邢台赵庄备修院。

娇娇主要教初一和高一的数学。刚开始时,娇娇跟学生们互动,讲个笑话之类的活跃课堂,课堂氛围她还是可以控制的。可期中考试后情形变了,学生们很容易让她生气,课堂的氛围已非从前。她发现有一个同学上课时从来不回答问题,课下即使碰面了,也装作没看见绕道走,而且他还带领其他的学生与她作对,这让娇娇上课很困难。冬梅得知后,主动去替她上课,而无可奈何的娇娇只能去厨房帮忙蒸馒头散心。

每个月,利玛窦志愿者都有一次聚会,在一次聚会前,娇娇写了一封信夹在这位同学的作业本里。信上写道:“可能我有些地方做得不对,但是我希望你能理解,如果你有意见可以当面跟我说。但是请你不要上课不理我,上课不听讲,是你自己的缺失……”从那之后,这位学生不但上课认真听讲,还会主动问问题。最令娇娇感动的是,圣诞节的时候,他写了一张卡片,偷偷地放在了娇娇的办公桌上。她说:“那么多的卡片,那一张是最令我感动的。”

在备修院,无论是学生、老师,还是神父,都是一样的饭菜,没有例外。神父们对她们真的很好,希望他们在此服务不是任务性质地教书,而是更好地学会生活,与小修生们一起成长。这一番话,说到了娇娇的心坎里。

每天娇娇都有三节课,自习课的时候,因为住校的理科老师只有她一个,其他班的学生都会排队来请教问题。有一次,娇娇帮学生们补基础知识,一个学生气得她一下午都没有出宿舍。后来那个学生生病了,冬梅去看望他,那位学生问冬梅说:“我们数学老师没事吧?”虽然他生病了,但是还是惦记着老师。听后,一股暖流划过娇娇的内心。学生们虽然调皮捣蛋,但是当他们发现娇娇上课嗓子哑了或者鼻音很重时,会给她送药递水。

后来,娇娇做了反省,发现了教学中的许多问题。她发现最大的问题出在自己身上,她就把自己的不足写出来,一点点地改变,让自己慢慢变好。她说:“在处理问题时,一定要处理完。而我们在处罚学生后,并没有去找他们谈心,慢慢地学生对老师就有了意见。虽然自己觉得处理完了,但其实并没有处理完,疙瘩并没有解开,越结越深。”当娇娇意识到这些时,她一旦在课堂上感到自己有情绪了,就会扭头去看教室前面的十字架,做一个简短的祈祷,请求耶稣把情绪拿走。为让她学会包容,神父给她的补赎经是为最能惹她生气的学生念一段经文。她说:“这样真的有效果。”直到现在,她仍然坚持着。

虽然备修院的条件比较艰苦,但娇娇和冬梅依然过得很开心,娇娇在学习弹琴,冬梅在学习架子鼓。她们经常会陪着高年级的学生们打篮球,陪低年级的学生丢沙包。冬天没事时俩人会一起去林子的水沟里滑滑冰。(转载自信德报第623期7版青年之友)

志愿者蔡娇娇(中间白色衣服)和她的学生们

志愿者张冬梅(左一)和蔡娇娇(左二)

点击:欢迎加入第六届利玛窦志愿者

2010-JYPX-002 利玛窦志愿者培训
李方录瘫痪多年,糖尿病致褥疮重度感染求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