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相信,且信且珍惜

时间:2014-11-03      作者:服务于河北进德老年之家的第五届利玛窦志愿者李莎
        其实,并不大愿意写下这样的题目,没有人愿意给他人传达出来的能量信息是疲惫不堪或悲观厌世或无所谓之的,我们生而为人,我们不断朝着一个更为理想状态的自己,努力前进,一路披荆斩棘,有时或许呼朋引伴,有时或许无助孤单,有时或许意气风发踌躇满志,有时或许跌落谷底自我质疑。我们愿意经历这一切,我们愿意含泪微笑,不过是因为我们想找到那个在成长过程中被有意无意丢失了的自己,成为那个真正的自己,让自己不再困惑和迷茫,让自己勇敢站立,勇敢生活,让自己这个生命个体在世界存在的短暂空间旅行中,能够立于天地,活出自我,不仅仅只在正常的时候,更要在不正常的时候。
         虽然不想承认,虽然自己努力想去削弱题目或者文字分享中所流露出来某些情绪或者“假我”的误导,虽然自己知道,要让一个人去认识自己、承认自己乃至接受自己某些与生俱来的“缺陷”,尤其是心理或者精神层面的,是一件非常让人丢脸或者丧失自尊的事情,但我仍然不得不写下这些东西,将自己哪些曾经经历过的厌世悲观,将曾经伴随自己成长的满身戾气,携同我这一路走来的收获感动,一同分享给正在看的人。曾老师说“多读书多看报少吃零食多睡觉”,是最经济实惠的养生方法。我喜欢读书,喜欢在文字之间徜徉流连,但往往总会产生疑问,鉴于自己的某些方面的缺失,关注点更多的在于作者是如何记录自己真实的成长,自己如何面对找寻自我过程中的所有问题,我不需要高高在上的说教劝慰,我需要的是简单无华的真实记录,是感同身受的理解认同。推己及人,当我有机会把自己曾经经历过的一些东西通过文字的形式传达出来的时候,我当然希望自己可以做到这一点,我知道这一条路也许要走很久,我还远远火候不及,但既然已经开始了,就暂且不要为明天的未知而忧虑。无论你需要与否,在你有缘看到愿意倾听这个人说的这些话,但愿这些文字的点滴分享能够有一点或者某一部分达到你的心里,让你“带着笑或者很沉默。”
        如果说生命是一场艰苦卓绝的探险,那么我可能在这短短的生命历程中从未停止过追寻。
        你有过肩担千钧重担如释重负的轻松之感吗?你有过从头到脚清空虚空的解脱之感吗?你有过完全放下过去缠绕陪伴你数十年的痛苦、恐惧、怀疑、胆怯、害怕,让自己重生的蜕变化蝶之感吗?你有过完全交托、完全信任,即使在软弱人性的作祟下,隐隐担忧,仍然选择在痛苦中完全依靠的经验吗?你有过不知所措、求助无门之后突然希望闪烁重新获得的经验吗?你有过在久久常常的不信赖、怀疑、试探之后,被圣神深深的触碰和感动的经验吗?
         在此之前,在成为一名普通的利玛窦志愿者之前,我不仅没有,我更加不相信。信仰来自于父母,成长于闭塞,信仰是他们的,我什么都没有。可是,真的是这样吗?信仰之所以被我“自以为是”的认为“是他们的”,究竟是因为它真的是这个样子,还是我已经凭借自己的生命认知和生活经验预先假定它是这个样子的。人就是这种奇怪的动物,一旦认为了某种东西预先被自己承认了某种东西,就再也很难推翻,因为这在很大程度上意味着对自己的推翻和怀疑。我认为放下很难,那是因为我潜意识里不愿意放下,痛苦虽然来自于这个东西,但它同时伴随我长大,是我最亲密的“伙伴”,放下它,自己独自勇敢前行,我不敢,因为我不知道未知的前方等待我的是什么;我认为原谅很难,那是因为成长历程中留下的伤痕和印记让我无法看清自己,接受自己,爱自己,一个连自己都不爱的人,他的心内没有爱,他的生命极度缺乏爱,他怎么可能去给予爱,去构建以爱为基础的原谅和宽恕?
        也许长久以来,我不愿意面对,也不愿意承认自己的“症结所在。”我之所以这多年漂泊在外,之所以成为日益壮大恐婚一族中的一员,之所以成长为现在这个样子,之所以对自己的信仰仅仅停留在父母身上,没有真正打开心门,让它进入,让它靠近。这些,想来我们大家都是相似的,我们的成长我们的选择我们的经验,大多来自于家庭,来自于父母。尤其对于我这样一个,与父母关系复杂而微妙的人来说,我与父母之间关系的处理,其实很大程度上是自己与天主关系的一个部分的缩影。当我经历被抛弃、不被喜欢和接受、身体乃至心理深度伤害,多年不能修复,甚至将要伴随一生的成长历程时,我只能选择或者说我只愿意选择这样一种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不理会不干涉任其自身自灭“逃避却安全”的延缓方法。但它从来不能真正解决问题。我知道自己始终有一个部分早早的意识觉醒,但却一直困兽犹斗,无法逃脱。
         也许我一直在等待一个奇迹的发生;也许我一直把自己锁在局促而黑暗的狭小空间里,等待着被解救,钥匙在我手里,我却四下寻觅、遍寻不着;也许,我一直通过这种残忍的“自暴自弃”来企图换取天主的一丝丝关注和垂怜;也许,我自以为是的认为这是“考验天主”的很好方式。既然你是无所不能的天主,既然我被无端赋予了这些让我痛苦不堪的十字架,既然我理解不了你恩待你仆人的方式,那么请让我保持继续怀疑。身体的生命来自于父母,灵性的生命来自于天主。但在前者的痛苦记忆中,我深陷伤痕泥淖无法自拔,从而导致对于后者的“无端加罪”。你不是自称为爱世人赐下独子吗?你不是自称在山上天主自由安排吗?可当苦难、不公、憎恨、伤痛加诸你所爱世人之身时,你在哪里?你的仁爱,你的大能,你的安排,又从而体现?我在自己为自己编织的罗网中兜兜转转,自怨自艾,手拿钥匙埋怨开不了门。对于父母,我无法真正认识和谅解,对于天主,我始终无法完全信靠依赖。我固守着自己生命历程中所累积的经验,不肯放手,不肯放下,不肯详细,不肯信赖。
        事情往往就是在这个时候,以一种人所不能也无法理解和想象的方式给你一个灌顶的醍醐。当我们面对问题,面对争吵,面对亲人之间点滴积累的龃龉,总是喜欢以“清官难断家务事”来作为解决的托词。尤其是当我们没有办法从这个家庭成长经历中感受爱,发现爱,体会爱的时候,尤其是我们自身还没有领受到更多爱的时候,我们很难用爱去包容所发生的一切,很难用坚实有力的信仰作为支撑,将所发生的一切不好的事情,伤心的事情,难过的事情全部交托。我们的第一反应往往本能的质问:“为什么发生这样的事情?主啊,我求求你快快帮我解决这件事情,它让我好痛苦!”可我们往往很难去从所发生的事件本身当中,抽离出来,站在外边,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天主究竟要通过这件让你感到受伤和痛苦的事情,告诉你什么东西?是的,我缺乏爱的能力,不会表达爱,需要好多好多爱,于是我去求,去恳切的祈求,主,我需要爱,求求你拜托拜托你,赏赐给我满满的我所需要的爱吧!我坚持不懈长此以往的恳求,总不见效果。可突然今天,我通过这件家庭事件的发生和解决,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发现了隐藏在事件当中的所求之物。当争吵发生的时候,我生平第一次,在自己尝试过很多次也努力过很多次以后,选择完全的交托和信靠,这种交托和信靠,不是简单的寻求解决问题的解决,也不是完全的祈求回转和改变,更不是死马当活马医的孤注一掷。就在那一刻,经历了利玛窦7月份培训后的放下和清空,圣神的临在和陪伴就一直没离开过,这个在基督内的人开始慢慢的“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我突然意识到,自己是多么固执,多么可悲,多么可怜,多么自以为是,多么不可理喻。我一直以来的不相信和质疑,究竟指向的是自己还是那位大能的救主?我一直以来的痛苦和无法原谅,究竟是自我设障不愿开始还是真的天设绝人之路?既然圣奥思定的母亲能够为了儿子的悔改坚持不懈祈祷17年之久,我为什么不能为了自己母亲的改变尝试一次全部的交托和祈祷?我愿意,生平第一次我完完全全放下自己,放下执念,放下生命所经历一切好和坏,做一次真正完全的奉献和交托。天主,今天发生这样的事情,我知道自己很受伤,也很痛苦,但我仍然要感谢赞美你,因为在这些争吵和不睦当中,我发现了一直以来我所恳求的东西,我所祈望解决的问题,我所一直以来渴望寻求和拥有的东西,你俯听了我的哀号和祷告,你用这种看似让我受伤的方式给我启示和帮助,我将自己所经历和感受到的这一切全部的交托到你的手中,我全心的依靠你、信赖你,因为我知道,我要饼,你不会给我石头,我要鸡蛋,你不会给我蛇。
        当那一刻,姐姐在QQ上打出“妈好了”三个字以后(和妈妈吵架之后为妈妈祈祷,在询问姐姐妈妈的情况时)。身处煎熬、忐忑、担忧和不确信中的我,紧紧抓着念珠,直奔圣母像前潸然泪下长跪不起。你祈求爱,你缺乏爱的能力,你需要好多好多爱,可是爱不是一件衣服,一颗苹果,一个水杯那么形体可见。我需要的是学会爱的能力,学会亲密关系中爱的理解,吸收和释放。我受伤于哪里,最终还是要治愈于哪里。他都知道,他都清楚,他都明了。所以,以这样一个事件的发生,让我实实在在的感受到圣神碰触和感动,让我可以真真切切的放下自我小我的执念和固执,让我可以带着清空的重生之躯选择从来不敢的全部交托和信靠。等待一万年不算太久,如果终于有爱作为补偿。这一切,来的刚刚好。于千万人之中遇到你所要遇到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中,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好说,也没有别的事情可做,只是安然的接受,因为你知道,所有的经历,所有的苦痛,所有的寻找,所有的质疑,都将因为这一刻的交托和放下,而变得意义重大,而获得重生和另一个开始。
        我也清楚的知道,我生命特质所导致的我所拥有的一些不好的特质,我生命成长历程所带给我的裂痕,会一直陪伴我左右,他们与我一起长大,一起面对生命中的美好和苦楚,他们一直都在,将来也会一直陪伴。我将在生命当中无法完全推出和消除他们带给我对生活对生命的理解和认知,一切都是赏赐,一切都是恩典,天主给人的十字架从来都不是你所担负不起的,我们所拥有的就是最适合自己最好的,让我们擦亮眼睛,打开心门,找到自己,拥抱自己,接受自己,爱自己。从这一刻的经验开始,我已经开始了缺乏已久的寻爱之旅,尽管我知道我将面对的未知和困难可能自己依然会痛苦脆弱,但是,没关系,我已经找到了钥匙,我知道自己是被爱,也是能够去勇敢去爱的,我已经拥有了爱的力量,找到了爱的源泉,靠着这股力量,我将且行且相信,且信且珍惜。
        全部的信靠,全部的交托,全部的放下,全部的虚空,尽管很困难,但也不是不可能。


李莎带老人做操

李方录瘫痪多年,糖尿病致褥疮重度感染求助
王建恒突发心肌梗塞急求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