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幼龍的慢養哲學:讓孩子沒有傷痕的長大

时间:2014-05-05

内容简介

       不做虎媽,也能教出好孩子。
       慢養,找回家庭的生命力。
       現代的父母親實在太急,迫不及待地幫孩子打點一切,要孩子照著他們安排的路走。結果孩子不快樂,父母也很挫折。
       台灣卡內基創辦人黑幼龍家四個孩子的青少年期,都曾經走過叛逆、不聽話、行為惡劣的階段。早上天天賴床,連穿衣服也會睡著;迪斯可音樂震天響,吵得夫妻倆快耳聾;老大的功課平平,老二則總是班上倒數幾名,女兒從小愛漂亮,男朋友一個接一個……連溝通大師也只能搖頭嘆息。如今,孩子們在工作及家庭生活上都有不錯的成就,讓黑幼龍和太太欣慰之餘,更想和天下父母分享一路走來的教養心得。
       黑幼龍相信,「孩子是慢慢養出來的」。所謂慢養,並不代表放任,而是適時給孩子學習的機會;學會自己做決定,然後替自己的決定負責,在學習中成長。如此一來,家才能成為孩子的人生加分。
 

精彩书摘

        慢養,找回相信孩子的力量。
        和孩子抱一抱、談一談;
        相信孩子、等待孩子,父母要轉向孩子,孩子要轉向父母,孩子是慢慢養大的。
        以開放的方式和孩子們相處,不代表我對孩子的教養什麼都不做,完全放任。
        舉例來說,一九八四年的奧運在洛杉磯舉行,孩子們不曉得哪來的消息,知道奧運的閉幕式在徵求高中生表演霹靂舞,他們就和鄰居的一個男孩一起去報名了。
        那時候他們都沒有駕照,所以我們得開四十分鐘到一個小時的高速公路,送他們到洛杉磯的一個運動場練舞,而練習常常到晚上十二點才結束,這樣的練習持續了三、四個月,我們就這樣天天接送。奧運閉幕的時候,電視轉播還真的有他們表演霹靂舞的畫面,雖然只出現短短幾秒鐘,但全家都好興奮喔!我現在回想,那時還真不知哪來的勁,可以這樣全然支持他們練霹靂舞,來回接送他們卻不以為苦。
        小兒子立行念六年級的時候,突然告訴我們,他迷上了潛水,那時他還不到規定的年齡,不過他自己跟教練不斷溝通,堅持自己想學,教練在測試他的反應後才答應,我們也決定支持他。潛水課程必須要有潛水衣、揹氧氣筒、戴頭盔的全身裝備,凌晨四、五點,天還沒亮就要開船出海練習。我們每天早上摸黑,睡眠不足地載著他到教練海邊的辦公室,教練先教他們各種在海底時用來求救、溝通的等各種手勢,然後才正式下水。立行後來告訴我,其實當他在海上準備要潛水時,心理還是有些害怕,但對我們能夠支持他參加潛水,他真的非常開心。
        我們對孩子們的愛,不會因為他們功課不好、行為稍微有點凸槌而改變,每一個孩子的夢想和興趣,如果我們可以支持,就會儘量協助完成。黑立琍從小文筆就好,因為表現傑出,老師邀請她參加新聞夏令營。第一年,家裡經濟狀況不好,不能讓她參加。
        第二年太太百齡認為孩子有這個天分,老師也惜才,雖然家裡沒錢,但百齡決定先刷卡,讓立琍參加夏令營充分發揮她的潛能。
        孩子們只要學校有活動,或是學業成績得獎受表揚,我們都會儘量到場,一起分享他們在台上表演、得獎的喜悅。黑立言六年級的時候全家住在台灣,我常會開車帶孩子們固定到四、五個孤兒院,孤兒院裡面有很多蒙古症及肌肉萎縮症的小朋友,孩子們可以決定自己要捐多少的零用錢;說實話,這些有身心障礙的小朋友,連我看了有時都覺得害怕,但我希望孩子們可以透過和孤兒院小朋友的互動,付出愛心,同時理解世界上還有許多不同環境的人,應該更有同理心和包容心,也更知道感恩和惜福。
        在小孩長大過程中,爸爸媽媽除了要求孩子讀書,應該也要和孩子們一起玩,支持孩子的作為,以及讓孩子們學習分享、感恩及惜福的經驗。這些其實從孩子們青少年時期就可以開始。孩子們會聽父母的話,但他們更想看父母怎麼做,如果能一起參與孩子的活動,孩子的接受度會更高。我們都希望能夠教養孩子,卻忽略了父母以身作則其實非常重要。
我要捐赠
最新项目

张长祥不慎从楼上坠下急盼爱心相助


用爱援助振光,拯救遭横祸的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