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道峰:管理欲望 完美生命

时间:2014-03-03     作者:中国慈善家



     所有成功企业家都偏爱谈论如何向外扩张或如何向外发展,而今天我想谈的是,如何观看你的内心,向内探索你的内心,向内寻找。
    人是生而自由的,但无往而不在枷锁中。每一个灵魂获得肉身,并要想把肉身保持住,就得参与人世的生存竞争。即先要让肉身活下来,还得娶妻生子,繁衍后代,这就是生存心。此外,人在世间竞争还有比较心。市场经济把比较心变得更极端,使人们产生过度的攀比心理,从而给自己制造了超常的社会外部压力,被过度物质化的追求所驱驶,用无尽的忙碌填充自己的生命空间,却忘了生命的真正目的是什么、我们生命的信仰是什么。这是中国当下一个很大的问题。

     在这样一个过度物质化的时代,到底我们的社会应不应该有信仰?其实,信仰是一个灵魂的心灵需求,你信它就有,你不信它就没有。

     从唯物主义角度来看,看得到的就是有,看不到就是没有,但病毒你看到了吗?空气你看到了吗?心灵的感应你看到了吗?还有很多人类迄今看不到的东西,难道它们就不存在吗?

     信仰的本质不是去论证神即上帝是否存在,相信上帝万能的存在并创造了我独一生命之信仰的意义在于:我相信我的生命不是偶然,是有意义和有使命的。因此而产生自信和与上帝神的距离感,从而赋予生命终其一生去追求缩短这种距离的意义,并因此而找到内在的信心、价值、生命意义、行为准则和生命原动力,包括对待生与死的态度。但当你不信和没有信仰的时候,你就会失去生命的方向、价值感和行动准则,甚至会失去自信而过份相信物质化和世俗化的存在,甚至也会产生全面的怀疑。

     所以,无神论和泛神论常是一个钱币的两面,相辅相生。信仰缺失的背后,一定是神信和自信的双重缺失,是价值坚守的缺失,是人的行为底线的缺失,不知道哪些事情可以做,哪些事情不可以做,还有些事即便能让你赚钱升官出名也绝对不可以做。这就是神性。

     在人类发明的市场经济制度中,我们的人生被迫毫无选择地面临三个行业抉择,一是名的行当,二是利的行当,三是权的行当,你必须选择进入一途才能求生存。但一经进入,你又被迫进行超生存的比较。

     由于人类发明了货币这种一般等价物,比较心使人的欲望和行为变得很疯狂。人们发明了成功这个词汇,来衡量这种疯狂的比较心。成功驱赶着完全没有管理的欲望,去支配人疯狂的思想和行为。因为名可以转化成钱,权也能转化成钱,企业家也只好用钱来衡量成功。我们的人生因此被卷进了一条为了增多自己名字下的货币量的永无止境的不归路竞赛,直到死亡。没有人停下来思考生命的真正价值和意义。而你死后把钱留给后代就一定有价值吗?说不定这就是毁了他一生的根源,可那是你的生命为之奋斗的初衷吗?

     有些人即使只开着一个小店也感觉很幸福,而有些企业家却经常因为自己的企业不如别人大而觉得很痛苦。这一切是为什么呢?如果你有信仰,你相信神创造你是有目的的神意之果,你来到人间是为了体验生命和接受神的考验,神爱你并看你的行为与神的距离感,你的奋斗就是修炼自身与神接近并求死后同在,如果你有这种信心,你还会烦燥吗?还会为某个超越底线的事跟某个官员勾兑吗?还会为了赚钱升官出名去突破那些神和你都鄙视的行为与道德底线吗?不会的。你会珍视神和你的价值而守住底线。

     因而在市场经济中,对金钱等价物的追求让我们的欲望倍增乃至疯狂,而真正的自我和生命的目的却常常被蒙蔽了,我们称这样一个社会是信仰缺失、幸福感缺失的社会。市场经济激发人的创富欲望,从而创造了巨大财富,但也可能创造出这样的群体心灵迷失的结果。身处这个时代的企业家,需要重新审视生命的属灵需求,不仅向外发展,也要向内观看,管理欲望,追求生命的完满与幸福。

     为了管理欲望、完美生命,首先需要重新反思教育。

     我们所受的教育给了我们很多错误观念,这些观念可能支配我们的一生,甚至决定我们生命的长短和幸福的偏差。

     首先我们要重新定义教育给我们的成功定义。成功既不是虚伪的“为人民服务”的口号,也不是名利权方面的出人头地与高人一等。成功是做真正的自己,是信仰和寻找的成就。这样才能拥有一颗安静的心,只有安静才容易成功和幸福。如果心很浮躁,成功反不易,即使取巧越线成功了也不会幸福。

     我们还应该重新定义幸福。幸福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对生命的热爱,是对超越人的神之爱以及推及人的博爱,是你与他人之间仿照人神关系进行的爱的良性互动,事实证明,生命体验中给予的幸福及爱远远大于索取的幸福。

     生命的目的其实就是体验人生中的幸福与喜乐,你不必等到赚到三个亿再去体验幸福,应该当下就享受幸福、找到喜乐,不要去等待。

     当然,生存的体验是必要的,那些残酷的竞争也要经历,相信每一位企业家都有过这种体验。身为一个中国的企业家,必须要有坐台小姐的心态,得把自己看成什么都不是。我说这句话是很严肃的。在中国的文化和血液里流淌着一种对商人歧视的血液基因,就连商人也经常容易看轻自己。我常说自己不是流落江湖而是沦落风尘,既然都已经沦落风尘了,还有什么委屈不能接受,还有什么痛苦不能担当,还有什么气咽不下去呢?只要坚守住了神让你坚守的人生行为底线,你怕什么?

     所以,在竞争的体验中,企业家永远要把自己放低,要想到相对于神而言我们每个人的生命都很谦卑,也都很特别,不要太着急,要怀着十年磨一剑的心态来做企业,一点点往前走,重在守道增加价值而不在暴富,不在于是否出人头地高人一等。这种心态下你就一定会成功,而且无论成功大小你都会找到幸福。

     大多数企业家就是太心急,太想暴富出人头地高人一等,如果不经磨难不经风雨那么幸运地轻易就赚到几亿,轻易就当大官掌大权,轻易就名满天下,必有更大的祸患跟在后头。再说如此轻易拥有,生命还有意思吗,还有幸福可言吗?幸福就在于奋斗的过程,就在于你挖空心思一点点去追的过程,最后有一天实现你的梦想追到手,你就幸福了。

     在追求的过程中,除了用身体去体验,还要用心灵去体验,体验真、善、美。

     任何时候与人打交道都真诚相待,这就是真,如果能如此之真,你就会幸福,如果真诚面对你的顾客和员工,你就已经幸福了。

     善就是与人为善,从他人角度来想自己,换位思考如果你是个消费者怎么看待你的产品,怎么看待你的服务,即使别人对我们有不好的态度和批评,也不要看不起自己,不要怨恨别人,更不可报复他们,继续保持谦卑的心与人为善。

     美则是无时无刻不存在于我们的身边,人皆有爱美之心,神赋予我们每一个人审美的天赋,我们身边都有很多美的东西,人很美,景色很美,哪怕一个昆虫在鸣唱也很美。全看你的心情是否在神赋予的状态里,如果你被世俗的比较心所驱赶而扭曲,如果你每天都很烦燥痛苦,你就会对身边的美景美事物美人美的一切视而不见,你的心就是一个地狱。

     那么,如何寻找幸福?

     神赋予我们每个人一种至高的生命体验,即给予的时候就会充满通灵的幸福感,索取则充满羞耻感,这是人类属灵的心灵体验,这就是人类的大爱之心。

     更深层次说,人真正的自我不完全是肉身,除肉身之外还有一个灵魂的我,那个我住在你的内心,他被神造时置入肉身,是人的内在神性。他很冷静很公正很客观更很有爱,知道什么是对错,而且会评判你的肉身行为,他会告诉你白天言行的对与错好与坏。怎么找到心中的真我,怎么找到心中的神性并请他主宰你的生命,从而找到真正的生命喜乐?只有两种方法,一种是信仰,另一种是修行。真正生命的旅途,就是寻找信仰和修行之方法的过程。

     什么叫信仰?

     信仰就是对当下肉身的托付与皈依。当我信仰神的时候,我就把自己托付给他,相信神造人爱人因此是爱我的,相信自己来到人间不是一个偶然,相信神创造了我必有他的目的,也许要我做成一番大事业,赋予了我特殊的使命和才能要我去帮助别人成就人间大爱。既然神这样爱我并赋予我使命和才能,我就全身心信他爱他。

     所以信仰说到底就是信自己内心驻足的那个神性。因为信仰,你就不会怀疑一切东西,你就不会见什么信什么,你就不会找不到坚守的价值、准则与底线,也肯定不会去干违背神意底线的事情。

     修行则是从管理欲望开始,修炼我们自身与人世间一切世俗的疯狂欲望和诱惑抗争。很多时候我们不幸福不是因为我们拥有得太少,而是因为我们没有管理欲望,让欲望任意为所欲为、炽热燃烧,将我们心中的真善美的天赋神性与属灵感觉烧为灰烬,只剩下过度比较的无法立刻实现的嫉妒火焰在熊熊燃烧,让我们食难安坐卧不宁,从而远离生命的真谛,并常常驱动出只有魔鬼才会狂喜赞许的行为来,给我们的社会和后代带来难以言表的伤痛与恶的示范,撕裂了我们民族时代的群体灵魂。

     所以,从管理欲望开始,或者是信仰,或者是修行,把我们的时间和我们的事业做一个恰当的安排,努力工作,从容生活。同时注重去享受当下的真善美,不要一味折腾,而是静下心来让我们的心发现真诚、笃守善行、体验美感,这样我们就可以找到通往大精神的路。找到住于我们心中那个被你视、压抑、冷落掉的神性。

     不要以为科学可以替代宗教。

     一位哲学家说过,科学只不过是茫茫黑夜中的一束手电筒的光芒,在没有被科学照亮的空间,需要信仰去弥补。还有另一位大科学家说过,当科学历经千辛万苦探索登到山顶的时候,发现宗教早巳端坐在上头。这就是大多数伟大的科学家都持有狂热的宗教信仰的原因。如果通过信仰能建立起这些概念,我们对人生可能就有新的看法,对事业也会有新的看法,对自己就会找到谦卑且恰当的视角,避免狂妄、无知、怀疑和泛神的轻信,人生也会过得更加快乐和幸福,并且能参与神共建这个社会的悲悯、同情、宽容、和谐的人类大爱和大精神。

我要捐赠
最新项目

河北南宫张修彪请您帮助


17岁白血病男孩的心愿:好好度过人生,考上大学,报答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