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扇门

时间:2013-07-08     作者:利玛窦志愿者-王彦敏

        我想,这世界上再没有在你年轻的时候听到医生对你说你得了癌症更让人无语的事情了,无语是因为我的震惊,我的愤怒,我的不能接受。我这么年轻,同龄的朋友同学都在春光灿烂里肆意的绽放青春的光彩,而我却要这么早的进入人生的冬天,要我怎么能够接受!更让我难过的是,我的利玛窦志愿者服务,从来没有那么在意过一件事,可天主却把我的热情扑灭的丝毫不剩,狠狠的关上那扇门。
        从刚得病时的懵懵懂懂,天真的以为很快就会出院,回到服务的修院,可是事实却是无休止的吃药和打针,没有期限的等待,一次又一次,就像一个无期的囚犯。漫漫寒冬,整整三个月,不能出门,不能洗澡,不能,不能。。。。。无数的不能,我也无数次的想,到底要我活着干嘛?
        而一天天临近的春节丝毫没有让我感到温暖和安慰,我甚至觉得这是一种嘲笑,春节团圆都是别人的,与我何关,顶着一个光头,戴着厚厚的口罩接受无数人的怜悯,还不如让我自生自灭。好不容易,冬天总算过去了,我站在医院的楼上,看着外面的元宵节的灯火,突然间想出去看看,得到医生的准许后,我终于能站在热闹的人群中,没有太多的欢喜,只是觉得自己还算是个人。有时候我难过的不是被关禁闭,足不出户,而是怕被人们忘掉。
        春天很快的来了,而我却还是奔波在内蒙古到北京的路上,总是在家没有几天,又奔向医院,而非人折磨的化疗,让人听而生畏,可医生好像总没有要停的意思。突然间觉得这是一场没有尽头的赛跑,而昔日里一起相互鼓励的病友相继的离去,更让我无法释怀。我开始怀疑治疗的意义,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病了,怀疑自己很快也就随她们去了,所以我变得脾气暴躁,无端的发火,甚至整天不和家里人说话。
        可是,天主他真的从来没有离弃过我,无论在看见或看不见,感受或感受不到,他总是在,温和而宽容,细心而大度。
        为了让我吃到新鲜的蔬菜,妈妈在小院子里种了好些蔬菜,下了场雨,大多数的种子都发芽了,可是种豆角那畦地里,缺了好多,光秃秃的地,慢慢的成了大家走的路了,妈妈也准备补种。可一天的早晨妈妈高兴的喊我出去看看,我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懒懒的走出去,哦,天哪,在人们踩成小路的地上,半个豆芽顶出了头,周围一大片地都顶的四分五裂,再看看周围,还真的不少呢,就在一夜之间,比起其他长得有一寸多高的早发芽的矮了很多,可它们顶着嫩嫩的芽,倔强的朝着太阳。我的心被触动了,天主用这些顽强的豆苗告诉我,只要你相信能够,就能够,那就不要在乎早晚。
        等待的时光里看似空虚难耐,也许会痛苦无边,可若祈求天主介入我们的生命,用他的恩宠陪伴着我们,丰富我们的生命,那么无论甘美还是苦涩,总是饱饫的,富足的,总是有希望的。因为天主总是那么公正公义,关了一扇不适合我们的门,却开了一扇为我们有益的窗户。
       虽然我还是不能理解为什么要我得病,为什么受苦,可是我学会了“信”,因为耶稣说过“不要怕,只要信”,听他的,真的没错。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天主,我敬爱的神父们和老师们,陪我一路走来、为我不懈祈祷的利玛窦志愿者们,我可爱的学生们,还有我所不认识的主内的兄弟姐妹们,感谢你们的慷慨奉献,恒久祈祷,愿天主多多的降福你们,在各自成圣的道路上,恩宠满溢。

    

刚生病要离开所服务的备修院时,学生们一一排成队与彦敏告别

  第2次化疗后,第1、3届的两名志愿者去探访彦敏时的照片

  第7次化疗后,梁老师去探访彦敏

第8次化疗后,第2、3届的利玛窦志愿者们去探访彦敏

第10次化疗后,在领取志愿者毕业证书时和神父、老师的合影

我要捐赠
最新项目

贾杏改大面积脑梗死求助


年轻陈妹妹患红斑狼疮求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