祂的等候

时间:2013-07-02     作者:第三届利玛窦志愿者--李伟

        2012年10月6日我回到阔别两月之余的家,心中除了自惭形秽以外,更多的是难以面对那些对我倾注关心的:“江东父老”。
        羞涩、焦虑、惶恐,肆虐着我本是不堪一击的精神躯体。羞涩是源于利玛窦这个大家庭的每一位熟识成员会怎样看我啊?焦虑不安更是难以释怀,恐惧天主会惩罚我这个懦弱的逃兵,担心基督会因我的所作所为伤心,然后将我弃之不顾。害怕面对家庭成员的指责批评.想想当初义无反顾,信誓旦旦的去加入志愿者的服务团体,再看看如今的萎靡不振。对着镜子,看着自己那张讨厌的面孔,想想又一次亲手毁了心中那个大大的梦想,不禁悲从心起。
         一直在忐忑不安中生活着,时光在稍不留神间匆匆流走,猛然发现回家已有2个月有余,可是糟糕的生活依旧在上演,我已无力改变。教堂不去了、天主不见了、祈祷不参加了、耶稣的爱不理会了。每天抱怨着生活的苦与涩,足不出户的生活彻底与外界隔绝了,与其说闭门思过,不如说自甘堕落!只有亲爱的妈妈一直陪伴在我左右,总是在我最懦弱最需要关爱的时候温暖我,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的重复着基督的大爱,但我一次又一次的将这份大爱弃之不顾。
       我像一只冬眠的青蛙,浑浑噩噩度日如年。每天要面对好友的鄙视,家人的担心,基督的牵挂。也会时常的看不起自己,对自己已经毫无信心可谈。没有勇气去面对一切,更没有勇气去推开层层迷雾让阳光洒满自己。有时也会莫名其妙的问自己究竟怎么了?究竟要到哪样才肯罢休?又是一个寂静枯燥的冬夜,躺在床上,我已经彻底放弃自己。没有开灯的卧室显得特别漆黑,烟头发出一丝微弱的光,隐约可以看到妖娆的烟雾变换着节奏慢慢消失。就在弹烟灰的一瞬间,床头柜亮晶晶的大字闯入了我的视线 《圣经》。
        妈妈放在我床头的圣经燃起了我对生活追求的渴望,好似一辆笨重的卡车没油熄火后忽然加满油又有了应有的动力,基督的再一次垂帘,让我重拾了生命。原本以为一切的咎由自取不该获取同情和包容,原来内心的那份渴望只有天主读懂了!随着新年的临近,一切也将告一段落,一切也该重新开始!有你真好,爱我的天主。若不是你的爱我的生命早已不存在,若不是你一次又一次的将我扶起,我怎堪做回今天的自己?!
        春节过后又开始了上班生涯,生活中种种动荡归于了平静。也彻底将伴随了我12年的尼古丁摆脱了。如果一切的一切没有基督的力量,单凭我自身的能力是万万不能的。除了感谢,除了铭记在心我还能说什么?说什么不是苍白而无力的呢?! 
        3月9号在老板那里,近乎央求才争取了4天的时间去北京探望敏姐,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忘记了19个小时的长途跋涉,忘记了母亲对儿子的那份牵挂。北京,终于到了!盼了很久的相见终于临近了,尽管期待过无数次的和敏姐重逢,可现在的场景竟是医院有点匪夷所思。在北京战友家蹭了一晚上后,第二天辗转来到了敏姐的就医地点。见面后一番寒暄冲散了长久不见的那份生疏。看到敏姐的境况不知该说些什么,无声的祝福陇上了心头。经历着病痛和心灵的双重折磨敏姐脸上依然洋溢着初识的那份从容乐观。回想起去年初次相遇时自带天然灿烂笑容的敏姐,再看看经过几番病痛摧残后略显瘦弱的她还是笑的那么殷实,一时间我竟不知说什么好了。两个利玛窦大家庭的兄弟和神父的到来让这个平日里沉寂的病房顿时充满了欢声笑语,我们照相合影留念,我们欢喜的不亦乐乎。那一刻的开心画面定格为了永恒,只盼基督的爱根植在敏姐的灵魂深处,让她能有勇气信心去面对那些因病痛带去的阴霾。更要怀着坚定的信心期待早日康复,为此我们同声祈祷!

李伟、苏日、王彦敏、信伟鹏(从左到右)
         生命中感谢有你们,感谢那些爱我的人们,更要感谢基督对我灵性生命的扶植栽培。阿门!!!
我要捐赠
最新项目

台湾花莲地震援助行动


14岁快乐天使黄慧甜患白血病,父亲呼求大家一起救救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