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民间维权组织:捍卫公民权利

时间:2012-08-07     作者:欧米茄

 

人民的阵地
        在匹兹堡一个经济凋敝的社区,一个不起眼的非营利机构同其他铺面一起立在街边。但在这个地区为人的基本权利而战的人都知道,这是他们的阵地“托马斯莫顿中心(Thomas Merton Center, TMC)”。 成立于1972年的TMC将一群哲学观点、社会信念和信仰不同的人召集到一起,通过非暴力方式创造一个更公平正义的和平世界。籍着和平示威与中心的各种项目(Project),成员们致力于为社会唤醒价值觉悟,并提出道义上的问题:战争、贫困、种族主义、镇压、工人权利和环保。
        从TMC名字可以猜到,中心是为了纪念著名的天主教修道士、诗人、作家和社会活动家托马斯莫顿(1915-1968)的一生及其理想。曾在英国剑桥大学和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受过教育,莫顿被认为是20世纪最有影响力的美国天主教作家之一,其作品论及修道灵性、公民权利、非暴力和核竞赛。他被称作“1960年代和平运动的良心”。
        TMC本身的机构功能比较特别,它为民间的独立草根团体(很多是民间自发,没有实力或条件注册为非营利机构)提供一个资源平台,利用其501(c)(3)慈善机构身份和机构资源为这些草根团体(TMC称这些团体为不同领域的项目Project)提供服务: 例如财务(帐目管理和账户开设)、募款、场地、办公设施、宣传等。这些年TMC帮助开创与成长的项目包括:国际特赦匹兹堡分部、大匹兹堡食品银行、到中美洲的见证和平访问、反抗核竞赛与无节制军费、以及对雀巢公司的抵制运动等。
        三十年来,TMC团结本地区的民间力量在每个时代都“唱响时代主旋律”。在最初几年,TMC集中在结束越战、扭转联邦政府福利削减、为越南医院筹款、并为本地学校提供反战、反种族和反贫困的教育信息。在1980年代,TMC通过传单、烛光守夜等挑战匹兹堡本地的核武器制造商Rockwell和Westinghouse(TMC和其他抗议者曾与这家目前提供核电设施的企业对其生产的主动式核武器谈判过两年),以及国防部资助的现在闻名IT界的卡耐基梅隆大学软件工程研究所。当匹兹堡工业大势已去时,TMC开始支持保护本地优质就业岗位。进入90年代,种族与经济公平、非暴力、全球公平和反战成为中心各项目的主要议题,比如反对海湾战争、呼吁本市公共交通拨款(保障低收入人群的正常生活)和支持最低生活工资。这两年两次全球事件是2009年在匹兹堡的G20峰会和去年开始的席卷全美的平民充当主角的占领(Occupy)运动,TMC协助组织的人民游行是几十年来本地区最有规模的一次。
人民的事业
        下面列举一些TMC的项目,看看美国老百姓对人性和社会正义的关怀在哪里。你可以通过TMC的网站给你支持的项目捐款:
Book 'Em:这个全义工的非营利机构免费为囚犯和监狱图书室送去教育书籍。
Conscience(良心):此项目支持那些基于良心反抗入伍者。
Demilitarize Pittsburgh(为匹兹堡解除武装):通过曝光本地发战争财的公司合同、制作教育材料和组织抗议集会,决心与战争机器后的商业利益集团作战。
Fed Up!(忍无可忍):这是人权联盟匹兹堡分会,通过提供资源支持、曝光非正义、与囚犯与支持者建立联络等为囚犯权利而战。我们是具有关怀精神的公民、囚徒与他们所爱的人;我们关注宾州高级别监狱的自律。
Fight For Lifers West(为终身囚犯而战):一家为宾州无期徒刑犯和家人的倡导组织。我们教育公众什么是“无期不得假释”、推动司法变革并和其他倡导组织为囚犯及其家人提供精神照顾。
Food not Bombs(要食品不要炸弹):一周两天与饥饿者分享素食;反战、反贫困、抗议对人们自由迁徙的限制。
In Sisterhood(姐妹一家):一个口述历史项目,提高人们对1900年代女性运动中领袖的认识及他们对本地区妇女公平的推动。
Pittsburgh Darfur Emergency Coalition (匹兹堡苏丹达富尔紧急联盟,PDEC):召集对结束苏丹种族屠杀的支持。本团体在本地组织活动,向美国国会游说要求立法保护苏丹百姓并将战争犯绳之以法。
Pittsburgh Tote Bag Project (手提袋项目):收集基本完好的手提袋并发放给本地区食品救济站。这样不仅方便领取食品的穷人,也起到环保作用。
Westmoreland Marcellus Citizens Group (天然气开采公民行动):面对Marcellus Shale天然气开采带来的巨大利益和环境争议,该公民志愿团体致力于教育更多公民认识疯狂开采对健康和环境带来的损害,游说政府采取明智的行动以管制商业开发。
人民的胜利
        如果有幸,我们或许听说在一个集权国家里发生着百姓解救百姓的事。在TMC的最新一期月刊NEW PEOPLE中,讲述了美国百姓如何通过民间组织“匹兹堡苏丹达富尔紧急联盟”(PDEC,见上段)解救苏丹百姓的事。这如同一个传奇,向世人昭示草根力量在面对恐怖镇压时潜藏的爆发力。
故事是这样的:在苏丹的达富尔地区(这个地区在本世纪第一个十年发生过战争和大规模种族屠杀),Hawa是一个在当地联合国人道机构为妇女儿童服务的本地年轻人。从2003年开始,政府将Hawa三次投进监狱折磨,只是因为她为受迫害妇女儿童申冤和提供人道服务。2011年政府安全局(所谓苏丹“国安局”)以指控她归化穆斯林为基督徒(调查证明这是政府编造的借口)将其投入监狱并施以各种酷刑。在狱中政府质问Hawa:“你还会继续向国际社会谈论妇女和儿童吗?”Hawa回答:“当然会,直到我生命最后一天!”被激怒的政府这时正准备处决她。故事在这里发生转折,当年匹兹堡的一个普通苏丹移民Ismail(1985逃离压迫到美国)从一份苏丹政府禁报中看到Hawa被折磨后手持圣经的照片,备受感动,并联系本地的民间组织PDEC,开始发起声援行动。匹兹堡百姓的请愿信和解救Hawa的呼声从PDEC传到市议员,再到联邦国会议员,最后被递交到国务卿希拉里。经过美国和国际社会施压,28岁的Hawa如今已平安抵达美国,并在前两个月前于匹兹堡当面感谢帮助解救她的人们。
回顾这场源自草根的接力营救,市议员Bill说:“能做一点对地球另一边产生影响的事,总是感觉不错。源自本地的请愿信更像是引起雪崩的一片雪花。”众议员Mr.Doyle同样感慨:“每一个人在这场营救中都功不可没… …能确定的是如果整个国际社会无人发声,Hawa仍在当局监狱中。”参议员Mr.Casey更直接赞扬了民间力量:“Hawa的释放无疑是公民力量影响国际事件的最好证词。”直接联系Hawa的55岁的恩人Ismail很单纯:“我很高兴,因为她得以保存性命。”
        站在市政厅外,Hawa说:“之前我根本没听说过匹兹堡,但现在我知道我深爱这里的人们,因为他们良心不死。”是的,他们良心不死,而且说了,做了。幸哉!

人民的权利
        尽管身在自由国度,TMC所做的事业,难免引起争议和麻烦。在2002年的一次TMC下属Project组织的市区反战活动中,遭到FBI(美国联邦调查局,下属于联邦司法部的执法单位,相当于国安局)本地探员的监视并拍照。这立即招致参与百姓的反感:“我们和平地向市民散发传单,抗议布什政府的伊拉克战争,这是宪法第一修正案赋予我们的自由表达观点的权利,有哪点不对?”在接下来的几年中,对权利的争取和辩护在民间与政府间你来我往。
TMC发现自己的和平行动被FBI非法监视后,通知媒体、自己的支持者和会员为自己发声。
        另一家倡导和维权非营利机构ACLU(美国公民自由联盟)代表包括TMC的超过150个组织/个人在20个州向政府相关执法部门提交信息披露申请 (“信息自由法案”赋予公民从政府获得一定信息披露的权利)。ACLU按法律程序获得当局披露的来自国安系统监控与渗透的活动记录。
        对于TMC的申诉,2006年美国国会要求FBI主管机构司法部展开调查(是否FBI违反第一修正案,骚扰本国团体),并要求FBI主任到国会面前作证。
        我们可以看到,当TMC作为无权无势的草根组织被FBI骚扰后,有多种渠道发声和申诉,捍卫自己权利:独立的媒体、公民、其他公民组织、国会、FBI上级主管部门司法部。这些申诉渠道实际上构成一个网络,尽最大可能避免公权力滥用,体现了权力制衡(如图所示)。

 

 

在人民、媒体和国会的监督下,司法部通过调查严厉批评FBI匹兹堡办事处在处理TMC事件中提供虚假信息、误导性证词和错误报告。司法部总检察长在200页的调查报告中建议:1. 若无具体犯罪线索提供,不能对倡导性组织进行调查;2. 不应将非暴力公民不合作行为当作恐怖行径来调查;3. 除非与刑事或恐怖活动相关,FBI不应保留其在公共活动中搜集的监控信息。虽然据说FBI最终没有道歉,FBI匹兹堡法律顾问在看过披露给公众的信息后,给本地探员们扎扎实实上了一堂关于今后调查活动和宪法第一修正案的公民课。
一个当跌倒后知道反省和修正的国家,才会走得更好。此言正是。

我要捐赠
最新项目

河北南宫张修彪请您帮助


17岁白血病男孩的心愿:好好度过人生,考上大学,报答恩人